第993章 分房(一)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潤江城中,與孫滄銀通話結束之后的葉小龍,沒有離開林中杰的家。他們三兄弟,一直守在崗位上。

直到吃完早餐之后,又一起將林中杰送到了警察局。

回到公司以后,葉小龍趕忙將所有情況,向馮康樂作了詳細的匯報。

面對這么一個突如其來的情況,就連馮康樂聽了以后,也覺得有些難以定論。

從表面情況來看,不象是在對葉小龍進行試探。

真與假,惡與善,都只在人的一念之間。人生之間的事,誰能說得清真與假呢?

在電話中,馮康樂對葉小龍的應對,表示了充分的肯定。

他明確表揚說:“小馬,就應該是要這么一個做法。不管是面對什么情況,都要冷靜對待。林中杰的秘密,你采取不打聽,不過問的做法,也是正確的?!?/p>

停了一下,他又說出自己的分析:“小馬,照我看來,‘校長’那一邊,可能會要對你進行試探,你要有精神準備。林中杰嘛,估計也會要對你有一個補充說明?!?/p>

掛斷電話之后,葉小龍又接到了陳浩然的電話。

自從林中杰被列為嫌疑對象之后,他的電話,也納入了監控范圍。

負責監聽的技術員谷滿倉,今天早晨,將林中杰的幾個通話錄音,給陳浩然轉了過去。

聽了電話錄音之后,葉小龍對林中杰的信任,又增加了一點。盡管如此,還是得要不斷的進行觀察才行。

當他與幾個方面都取得共識之后,時間已經到了上午11點。很快,就有電話打了過來。

去錫州集訓的老戰友,都已經平安返回。需要的武器裝備,也都給運了回來。

這樣的消息,也就意味著這幫老戰友,已經正式跨入了戰斗序列。一聲令下,就能投入戰斗。

去鏢局的時候,葉小龍沒有喊張峰和王成。一宵都沒有休息,也得讓他們闔上一會兒眼睛。

“小龍,沒有睡好嗎?”剛一見面,樊心寬就發現了情況。

“老樊,夜里碰上了一點情況。你們不在家,只好讓我們三弟兄出了一回任務?!比~小龍淡定地作了回答。

雖然沒有說出具體情況,樊心寬也聽出了其中的份量。能讓這個“三人組”同時出動,應該是與“校長”的人,進行了一回碰撞。

說話的時候,二人已經走到了會議室。站在門外,就能看到高風帶著一幫刑警,正在逐人進行談話。

這樣的談話,并沒有太多的麻煩。大家的說法,基本都差不多。

鏢局招收老戰友的時候,本來就沒有徐飛的名額。是徐飛得到消息之后,死乞白賴地要進鏢局。

試用期還沒有滿,就急著要跳槽。象這樣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垃圾。如果要找了解他的人,就請你們去“順風鏢局”。

那兒有一個叫鐘樓的人,和徐飛的關系,最是要好。

談完話之后,被談話的鏢頭,都急匆匆的離開,去了傅樂天的辦公室。

看到這樣的情形,高風也在咂嘴弄舌,想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吹椒膶捳驹陂T口,連忙上前打聽了起來。

這一次的分房,一共是四十套房子。實際參加分房的人,只有二十多人。

也就是說,所有人都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房子。都能在二、三、四樓中,進行挑選。

即使是這樣,大家還是急于要到傅樂天那兒進行登記。把自己想要的房子,給定了下來。

得知是這么一回事之后,高風羨慕地說:“樊經理,你們當鏢頭的待遇,真不是一般的好?!?/p>

象高風、夏天這樣的正科級大隊長,現在還在還房貸哩。沒有十幾年的時間,都別想把貸款給還清。

“高大隊長,如果你眼紅的話,也來當鏢頭吧。我說話算數,保證會給你一套房子?!比~小龍說起了調侃的話。

“嘿嘿,還是免了吧?!备唢L連忙搖手。

為了這事,他讓手下刑警抓緊時間,草草了事地結束了對鏢頭的盤問。免得自己的手下,看得眼睛發紅,影響工作情緒。

吃過中飯以后,所有的鏢頭,都被集中到了第三訓練場,參加分房會議。

這是一個用于上大課的教室,除了黑板和大視頻以外,還有一排排的桌椅板凳。

大家一進教室,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一個地方。

坐在主持人位置上的人,是老板葉小龍。真正吸引大家的目光,并不是他的人,而是放在他身前的那一串串鑰匙。

“呵呵,那就是我的房子喲?!泵總€人的心中,都在怦怦地跳個不停。

參加分房會議的人,除了鏢頭以外,還有不少其他看熱鬧的人。

葉小龍的父母親,來得最早。他們不是空手前來,而是讓鄭雙喜開著一輛汽車,拉了幾個大箱子前來。

剛才要出發的時候,突然收到幾家商場送來的商品。

沙麗打電話問了兒子,才知道是未過門的兒媳婦,上午專門逛了一趟商場,給新房子采購了一批家用物品。

聽到這樣的消息,沙麗的眼睛,笑得合成了一道縫隙。

并非是袁語夢買的禮品有多貴重,她看重的是袁語夢,能有這么一份心意。

只要能把那個該死的“校長”,早日給找到。這么一個好媳婦,也就能娶進門啦。

他們到了會場以后,就看到沙兵夫婦也到了場。姐弟二人,湊到一起,說起了開心話。

過了一會兒,老小孩來了一大家子。老兩口,再加兒子、兒媳婦,還有孫子。

李大壯的外婆、媽媽,也在冷月亮的陪同下,來到了會場。

最讓人想不到的客人,是張秋水的一家。不要說其他人想不到,就連張秋水自己也想不到。

照理說,女婿王成能分上好房子,作為岳父、岳母,也應該是要上門道喜,圖上一個喜慶。

依照張秋水的意思,讓女兒陪著前來就是。至于自己夫婦,還是不去吧。

如果不是自己作了那么一件沒良心的事,今天的分房,也應該有自己的一份。

張秋水不想來,是因為他的面子丟不起。到了最后,張秋水還是來了。

并非是因為女兒、女婿的勸說,而是因為葉小龍讓王成捎了一條口信:“如果看得起小龍,就來幫助添上一點喜氣吧?!?/p>

什么人的面子,張秋水都可以不給。葉小龍的面子,他不能不給。

為了這個原因,他才在妻子的陪同下,腆著個老臉,走到了鏢局的會場上。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