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沈家二叔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當中年人完全走下樓梯,楚簫立即迎了上去,遠遠的便伸出手,因為這就是剛才跟他通電話的蜀都土豪鄭海方。

“你就是電話里青澤玉器的那個老板吧,這么年輕?”鄭海方很給面子的也伸出手,抿嘴看著滿臉青澀的楚簫。

“鄭先生,您好您好,我就是,我叫做楚簫,您是打算坐一會兒,還是邊走邊說,我不敢耽誤您吃飯的時間?!背嵄憩F的很恭敬,幾乎就是狗腿了。

“行,還是邊走邊說吧?!编嵑7诫m然態度不差,但也沒有給楚簫什么面子,既然楚簫說可以邊走邊說,那就邊走邊說吧。

楚簫也沒想到自己的話給自己挖了個坑,只好跟著鄭海方一邊往外走,一邊趁機說話:“鄭先生,我這個人從來沒有說大話的壞習慣,但對于您的訂單,我很有信心,如果您愿意把訂單交給我的青澤玉器公司,我相信我最后拿出的玉器一定會讓您滿意……”

“你有沒有說大話的習慣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很沒有禮貌?!背嵉脑掃€沒有說完,就被一個有些傲嬌的少女聲音給打斷了,這是一直跟在鄭海方身邊的那個蘿莉少女,她此時正斜睨著楚簫,讓楚簫感到很尷尬。

“呃,這位美女,請問你是……”楚簫只好干笑的看向少女。

“呵呵,這是我女兒,鄭暖暖,很任性,不好意思?!编嵑7轿⑿α艘幌?,解釋道。

楚簫這才滿臉諂笑的對少女道:“你好,暖暖,我叫楚簫,你要是再來海寧市可以找我,我對海寧市很熟悉,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p>

“嘁,別叫得這么親熱,我和你又不熟?!编嵟琢顺嵰谎?,就不在理楚簫了。

讓楚簫心中暗暗恨得咬牙,你這個平胸小蘿莉,跟我說話就是純粹為了懟我一下?這不是有毛病嗎?

但這是鄭海方的女兒,楚簫可不敢表現出什么不滿,他還欲再跟鄭海方吹吹牛逼,鄭海方卻先淡淡的開口問道:“青澤玉器,以前我也來過海寧市幾次,但這還是第一次這個名號,你這是新公司?”

楚簫之前已經說過一次了,自己是剛剛成立的公司,但此時卻不能去堵鄭海方的話,于是順著說道:“是,這個公司我剛剛成立,您是第一次聽說也不奇怪?!?/p>

“剛剛成立就敢撬沈氏玉器的墻角,我不知道該說你胃口大呢,還是該說你不知天高地厚呢?”鄭海方說話很不給楚簫留面子:“你既然能夠打聽到這個訂單,想來也知道這個訂單的難度,這個訂單我告訴沈氏玉器的時候就連他們都還需要考慮一下,你這個剛剛成立的小公司能吃下這個單子嗎?我很懷疑?!?/p>

“這一點,我可以向您保證,沈氏玉器能夠做到的,青澤玉器就能做到,沈氏玉器做不到的,青澤玉器也能做到,還請您給我一個機會?!狈凑蹬1朴植恍枰隙?,楚簫拍著胸脯保證到。

再說了,他有著透視這項神奇的能力,沈家的玉石庫有限,可他的玉石庫,卻是整個海寧市原石市場,他還就不信了,翻遍海寧市所有的原石,還找不到能打出五尊不同和田玉菩薩的玉石!

但顯然,鄭海方對于楚簫的保證并不感冒,呵呵笑了笑,雖然沒有說什么,但不信的模樣溢于言表。

“小伙子,你很有前途,不過要改掉大包大攬的毛病,這個訂單要是給了你,完不成,丟人的是你,受損失的是我,我這是要給一位蜀都的大人物賀壽,容不得半點閃失?!编嵑7竭@話就是拒絕了。

雖然楚簫知道結果肯定是這樣,但還是止不住的感到失落,看著鄭海方和蘿莉少女的身影走遠,楚簫花了好幾分鐘調整心態,準備晚上可能迎來商談。

因為等到晚上,鄭海方就會遭到沈家的拒絕,到時候,自己才真正有機會,現在自己找鄭海方談,只是給鄭海方留下一個印象而已。

“等等!”鄭海方和女兒剛走到自己的車旁準備上車,楚簫忽然追了上來,鄭海方回頭看著跑過來的楚簫,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對于死纏爛打的人,他向來很討厭。

“還有什么事嗎?”鄭海方冷淡的看著楚簫。

楚簫卻沒有理他,而是走向鄭暖暖牽著的柯基,蹲了下來,一邊摸向柯基,一邊解釋道:“鄭先生,不好意思,我剛才看到這只小狗走路有些跛腳,卻并不像頑疾,所以想到可能是踩到了什么,忍不住想要追過來看看,打擾了,不好意思?!?/p>

柯基很溫順,一只腳被楚簫抓到了手里也不叫喚,鄭暖暖聽到楚簫的話一怔,秀眉微皺的低頭看著一臉認真的楚簫,不知道楚簫搞什么鬼。

可很快,楚簫在鄭暖暖和鄭海方的注視下從柯基的腳底拔出一根變形的曲別針,這根曲別針上還沾著點血,可能是柯基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戳進去的。

“呀!”鄭暖暖看到這一幕,心疼了極了,抱起柯基道:“呼呼你受苦了,你怎么不說呢,都插進去了,這有多疼??!”

“它哪會說話啊……”楚簫聞言哭笑不得,他也是用透視時無意中看到的,本來是想看看鄭海方有沒有什么隱疾,借著治病給鄭海方留下好感,卻沒想到,沒在鄭海方身上看到隱疾,卻看到了插進柯基腳底的曲別針。

“謝謝你啊,你真是好人,要不是你,呼呼不知道要疼多久呢?!编嵟绞菦]想那么多,剛剛還懟了一下楚簫呢,現在恨不得給楚簫一個大大的擁抱。

“沒什么,我也是偶然看到的?!背嵵t虛道。

鄭海方全程看著兩人交流,瞇了瞇眼睛,離開之前對楚簫微微點頭,算是表示感謝,像是鄭海方這種大人物,是不可能因為這點事情就對楚簫感恩戴德的,更何況,他也不知道楚簫是不是故意借此來博得自己的好感。

到是鄭暖暖,此時對楚簫充滿了好感。

“爸,要不然你就把單子給這個青澤玉器吧,我覺得他們老板人挺好的,而且看起來也不像喜歡說大話的人?!编嵟谲嚿?,抱著柯基越想越覺得應該幫幫楚簫,便看著駕駛車子的鄭海方說道。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