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新玩具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她趁大家吃飯的時候給人去送藥送菜,正好餓的前胸貼后背的時候就等這碗面條續命,誰知就這么莫名其妙被吃光光了?

唐很甜傻眼,拿起鍋子倒扣,竟然連一滴湯都沒留給她!

她很想生氣,但現在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無力坐下。

“你就這么討厭我嗎?”唐很甜欲哭無淚。

“你覺得呢?”蕭雨澗咂咂嘴:“這絕對是我這輩子吃過的最難吃的面,我給你面子才勉為其難吃下的?!?/p>

那您老別給我面子行嗎?

唐很甜搖頭,“你是吃飽了,那我怎么辦?”

“你可以再下呀?!笔捰隄纠硭斎坏恼f。

不就是下個面嗎?有什么難的?

就是他晚上要吃宵夜,廚子也會從被子里爬出來用最快的速度做好,他剛才都看到了,她就是把面條和蔬菜一股腦兒放進去而已,根本沒什么技術含量,再燒一鍋也就十分鐘的事情。

在他眼里很簡答的事情,但對唐很甜來說卻沒那么容易。

家里唯一僅剩的面條被蕭雨澗全都掃進了肚子!

蕭雨澗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這小妮子怎么能窮成這幅德行??!

唐很甜認命的去洗鍋子,看來今天晚上要餓肚子了唉。

“喂……”蕭雨澗有些心虛,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唐很甜:“你有必要這樣嗎?我不就是吃了你一碗面嗎?能值幾個錢???”

“閉嘴!”饑腸轆轆的唐很甜此刻心情非常不好。

蕭雨澗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你、你剛剛說什么?”

“我說閉嘴!”就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氣啊,她都已經那么慘了,他還來欺負她,這人怎么能那么混蛋呢?!

“你都吃飽了,就不能少說兩句話嗎????讓你閉嘴會死嗎?你能不能別來煩我?門就在那里,好走不送!”

唐很甜負氣地把鍋子倒扣,哐當一聲。

蕭雨澗自知理虧,硬著頭皮慫回去:“會死!就是會死!不說話會死!沒吃飽也會死!”

唐很甜氣得瞪圓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雖然被鏡片擋住了,但卻格外得亮。

蕭雨澗突然想到那個晚上,她被當場抓包,也是這樣看著他的。

郁悶的心情突然一掃而空,他勾唇一笑,拍拍唐很甜的肩膀:“你今天走運了,陪我去個地方?!?/p>

唐很甜甩開他的手:“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要去你自己去?!?/p>

“不想去可以,現在就把債還了,還不了,那就乖乖跟我走,作為欠債的一方,你沒有立場拒絕我的要求,因為我隨時都可以反悔,只要我一個電話,在一個小時之內我就能鏟平這里,唐很甜,我建議你別試探我的能力,因為……你會后悔的?!?/p>

蕭雨澗突然低頭和唐很甜平視,更近距離地看她的眼睛。

唐很甜被嚇了一跳,反射性往后退。

蕭雨澗有些失望,沒再緊逼她,轉身朝門口走去。

走了兩步,發現唐很甜還在原地,回頭提醒她:“你最好跟上來,要不然有人因為你要加班了?!?/p>

唐很甜磨了磨牙,最后還是跟了上去。

還是那輛藍色寶馬730。

車子就停在院子里,她竟然沒注意到!

看在車子,唐很甜忍不住捶了下自己的腦門。

“上來吧?!笔捰隄敬蜷_副駕駛的門。

唐很甜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坐進去。

蕭雨澗繞過車頭坐進駕駛座,給自己系好安全帶后,發現唐很甜還沒系。

“要我親自動手?”蕭雨澗挑眉,語氣壞壞的。

唐很甜深吸口氣,負氣地系上安全帶,然后撇開眼看窗外。

車子在錯落的民房中間穿梭,這種地方就算有導航也不一定能開對路,蕭雨澗開了十多分鐘后終于發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他停在一個十字路口,修長的的手指敲擊方向盤,最后選了左邊的岔路,結果他還是走錯路了。

兜兜轉轉了半個小時終于開出這片地區,原本心情非常糟糕的唐很甜看蕭雨澗被幾條馬路困死,心情莫名好了起來,偷偷勾著唇角抿嘴笑。

蕭雨澗瞥了她一眼,搖頭。

車廂內一片安靜,突然蕭雨澗的手機鈴聲大作。

他的手機連了車載通話,他按了下方向盤上的通話鍵,電話接通,方一俊的聲音從車載喇叭里傳出來:“老板,大家都已經等在會議室了,你……”

“我現在在開車?!?/p>

不等方一俊說完,蕭雨澗打斷了他的話。

方一俊馬上閉嘴。

“通知大家下班吧,會議改到明天早上七點?!?/p>

“好的老板?!?/p>

方一俊麻溜的掛斷電話,趕緊去通知大家下班,原本已經做好通宵加班的人都詫異不已,關系和方一俊特別好的顧律師悄悄問:“哎,蕭總怎么突然不來了?”

“私事啊私事?!狈揭豢⌒Σ[瞇的:“老板最近有新玩具了,比較上心哈?!?/p>

顧律師恍然大悟,通知手下抓緊時間休息。

在座的人都兩天一夜沒合眼,歡呼著合上電腦:“耶!老板萬歲!”

會議室內很是熱鬧,與此同時,寶馬730中卻一片安靜。

唐很甜餓得有些難受,干脆整個人都靠著座椅。

果然有錢就是好啊,和她的五菱宏光完全不一樣,座椅人體工學設計,軟硬適中,舒服的不得了,二十七度的暖氣把整個車廂吹的暖洋洋的,就像曬著太陽。

她考上大學的時候,天真的指著電視上出現的一輛車說:“爸,等我以后有錢了,我給你買一輛這樣的車,這樣你開車的時候腰就不會痛啦?!?/p>

后來她終于畢業了,但是醫院垮了,哥哥卷走銀行貸款,把直接把養父氣得腦溢血去世,連一句交代后事的話沒說,還沒送到醫院就去了,而到現在她那個混蛋哥哥不知所蹤,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唐很甜吸了下鼻子,命運卻讓她又遇到了當年把一切推向深淵的人。

“到了?!?/p>

突然,好聽的男中音擦過耳朵,唐很甜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車子已經停在了一家西餐廳門口。

“下來吧?!笔捰隄韭氏茸呦萝?。

唐很甜一時沒反應過來,愣愣的:“我們來這個地方干什么?”

“當然是吃飯?!笔捰隄菊苏路?,率先邁開腿。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