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7章 人品有問題!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月千雪頓時眉頭一皺。

域王受界神三掌,那豈不是死路一條?

正常情況下那是一掌都接不住的。

哪怕是她,在沒有精神力的情況下也無法擋住界神一掌,哪怕是有精神力作為依仗,也最多擋下一掌而已。

而后,月千雪便是望向夜風:“你怎么說?”

然而,還不等夜風說話,鬼婆就已經趁機偷襲撲殺而去。

“小雜種,拿命來!”鬼婆臉上帶著獰笑,一掌怒拍而出,那鼓掌之間竟然有一個黑洞誕生!

這個老狐貍!

月千雪暗自咒罵一聲。

看到鬼婆殺來,夜風便是抬起手,一掌迎了上去。

什么?

眾人都懵了!

這小子簡直是膽大包天,竟然要和鬼婆硬碰硬?

“夜風,不可?。?!”

鄭美薰頓時大喊了起來,她仿佛已經預料到了夜風會有什么下場。

而在場眾人也都是面露諷刺笑意,他們仿佛已經看到夜風骨折筋斷的下場了。

“找死!”

鬼婆見到夜風如此,卻也是面露譏笑。

砰!

然后,雙方便是掌對掌,轟然碰撞在一起。

緊跟著,鬼婆便是暴退數步,而夜風...竟然紋絲不動!

嘶?。。?!

所有人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眼中滿是驚駭!

不是吧?這家伙真擋下來?

這,這也太猛了吧?

怎么會有這樣的家伙?

月千雪也不禁目瞪口呆,驚愕望向鄭美薰:“這怪物,你是從哪里撿回來的?”

域王擋下界神,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爹對他很看重,我想他應該是主修煉體的吧?!编嵜擂够卮鸬?。

“就算是主修煉體,也太夸張了吧?!痹虑а┛嘈Φ?,她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怪物。

“不可能!這不可能!”

鬼婆惱羞成怒,再度撲殺而起,而這個時候她身上發出隆隆巨響,像是一座永恒戰車在前行,有一股懾人的可怕力量。

身上沖出可怕魔影,氣勢磅礴,怒撞在夜風身上。

砰!

這一次,夜風倒退了兩步。

然而,卻還是毫發無損!

“又沒事!”

眾人眼珠子仿佛都要瞪裂一般。

第一次是巧合,第二次怎么可能還是巧合?

這家伙,太可怕了!

鬼婆渾身上下沐浴在一片神輝之中,如同至高生靈一般。

相比之下,夜風卻顯得太樸素了,身上沒有一點超然之氣,宛如就是一個普通人。

啊啊??!

鬼婆徹底癲狂,發出一聲怒吼,披頭散發,宛如索命厲鬼一般,再度一掌轟殺而來,更加狂暴兇悍,沒有無窮神力,卻有一種化神奇為腐朽的黑暗。

十方動蕩,眾人皆驚!

這一擊,怕是鬼婆的全力一擊了!

砰?。?!

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整個煙云閣都在瘋狂顫抖,大地仿佛要崩塌一般。整個大陣都在搖搖欲墜。

夜風接連暴退數步,被逼到了墻角上,但是卻依舊是毫發無損。

所有人全部石化,只覺得渾身冰涼。

他們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三掌!全部擋下!

而且還都是毫發無損的擋下!

這家伙真的是域王嗎?

哪個域王能有這么彪悍?

月千雪也是笑著點了點頭:“怪不得敢這么囂張,原來是有些本事?!?/p>

難怪她父親南天皇也讓她多和夜風結交,這樣的家伙的確是一大助力。

只是此時,鬼婆卻還是恨火難填,要再度出手,這個時候她已經無法平靜,對夜風恨之入骨!

“鬼婆!難道你忘記你剛才承諾了什么嗎?想要言而無信?”月千雪冷冷的看著鬼婆。

鬼婆咬牙切齒,而后狠狠地瞪著夜風。

“好好好?!惫砥疟闶切χc了點頭,而后陰森森的望向夜風:“小子,我黑海神殿已經盯上你了,以后出門可得小心點!圣元古派護得了你一時,護不了你一世!”

夜風神色平靜,壓根就沒當回事!

鬼婆便退走了。

見狀,鄭美薰頓時松了口氣,而后感激的道:“月姐姐,這一次謝謝你了?!?/p>

月千雪卻直勾勾的盯著夜風:“我救了你,你就不知道說一聲謝謝?!?/p>

“就算沒有你,我也不怵她!”夜風傲然說道。

“行了吧你,你剛才估計都嚇得腿軟了吧?還逞能呢?”在場眾人頓時鄙夷的望向夜風。

這家伙也就嘴巴厲害而已。

雖然夜風殺了天河,可鬼婆豈是天河可以比擬的?

一個鬼婆能殺一萬個天河!

這家伙以為殺了一個天河便可以目中無人了嗎?太可笑了!

“早知道這樣,就讓鬼婆把他抓住就是了,這家伙簡直是忘恩負義?!?/p>

其他人都看不下去了,月千雪救了他的命,可這家伙竟然忘恩負義,絲毫不懂得感恩。

真惡心!

一雙雙眼睛,便是對夜風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就連鄭美薰也是如此,對夜風極度失望,那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厭惡。

原本她還覺得夜風有些本事,但是現在看來,原來是脾氣大過于本事。

在她看來如果不是月千雪出手,夜風已經是個死人了,可是他卻絲毫不懂的感恩,這明顯是人品有問題啊。

以為擋下了鬼婆三掌,就可以無視了她了嗎?

要知道鬼婆最不擅長的就是肉身搏殺,若是以道法出手,夜風怕是早就已經死了。

虧這個家伙還如此沾沾自喜,自以為是!

她父親還讓她嫁給這么個人?

“區區一個界神,何足畏懼?”夜風依舊是那般輕佻傲慢。

“回絕你父親的提議吧,這家伙配不上你?!倍虑а┮彩堑膶︵嵜擂拐f道,而后便是轉身離開了。

原來,鄭啟天有意將鄭美薰嫁給夜風,如此便是將夜風永遠留在圣元古派。

鄭美薰嘴角浮現一抹苦笑。

直到帶夜風返回圣元古派,鄭美薰都沒和夜風說一句話,冷漠到了極致。

顯然她現在很瞧不起夜風。

但夜風也不在乎,反正他也沒想和鄭美薰發生點什么。

“以后不要讓我再見他!”鄭美薰冷著臉對鄭啟天說道。

“怎么了?”鄭啟天不解的看著鄭美薰。

“他就是個混蛋,除了嘴巴厲害,目中無人之外,毫無優點!”鄭美薰冷冷的道:

“最關鍵的是,他人品有嚴重的問題!”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