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涅火再生之力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轟!~

小型魂源引天術成形的一瞬,隨著四方天地元氣的灌入,葉長空身上所卷起的能量氣息也是一陣劇烈抖蕩。

他的身形更是在這一刻,猛然間的暴動而起。

狂暴到至極的能量氣芒隨著其身形的暴動,猶如海嘯爆發般轟隆隆噴薄,氣勢駭然無比。

“給我斬!”

葉長空身形在如此狂暴怒動途中,有雷霆般的咆哮聲傳出。

頃刻間,所有凝匯灌入到了寂滅重劍的威能力量,便是攀登到了最頂點。

劍身之上,綻放出了上千丈的可怕劍芒。

攜帶者驚人的力量,朝著暴掠沖殺而來的楚一凡憤然斬下。

這樣程度的裂天斬,聲勢當真是浩蕩到了至極。

那上千丈的磅礴劍芒,所劃過的所有空間軌跡,好似都欲要這整片蒼穹都一分為二了般。

緊握著圣火圣劍殺伐而來的楚一凡,自是也察覺到了這突然一瞬,葉長空手中所爆發出的可怕力量。

他的瞳孔在這一刻,不由為之一縮。

只是,此刻,他想要收招閃避,顯然已是來不及了。

唯有將所掌有的全部力量,瘋狂灌入到那已是揮斬出了的圣火劍芒中。

驟然間,那宛如燃燒著圣焰的五色火焰劍芒,其聲勢和蕩漾出的力量氣息也是為之而暴漲。

轟!~

在雙方陣營中的強者人物,緊張而又期待的目光注視下。

兩道聲勢皆都浩蕩無窮的可怕劍芒,便是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驚天動地般的轟鳴爆響聲,瞬間以碰撞之處為中心,朝著八方天地傳蕩開來。

兩人所展開如此兇悍殺伐碰撞之處,狂暴無匹的爆炸碰撞爆炸,所掀起的震蕩余波,更是將兩人身周上萬米的空間都震蕩沖卷得好似塌陷般,沒入到了一片漆黑深邃的混亂虛空當中。

這樣的殺伐碰撞,所產生的波及震蕩,不可違不恐怖。

好在,圣域這片天地,擁有著完整的天地秩序法則。

無論是空間壁壘的穩固程度,還是自行修復能力,都極為的強大。

饒是在如此狂猛的殺伐碰撞之下,那一大片被震蕩得塌陷了的空間,也是在一秒不到的時間內,就恢復如初了。

只是這片空間當中,所存有著的駭然能量余波風暴,依舊重重翻涌著,令得剛剛恢復了的空間劇烈扭曲模糊著。

轟~??!~

摧枯拉朽般的恐怖殺伐能量,自那悍然碰撞在了一起的圣火劍芒和雷霆劍芒上瘋狂震蕩著。

兩人皆都頃盡所有力量,所展開的如此一擊,碰撞在一起后,相互間僵持了將近五秒左右的時間,才開始出現崩滅跡象。

無論是那可怕的圣火劍芒,還是那滔天般的雷霆熾焰劍芒,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滅著。

圣火劍芒卻是率先的盡數崩滅了,雷霆熾焰劍芒卻還存有著約莫兩丈左右。

望著那攜帶著殘余力量爆斬而來的雷焰劍芒,楚一凡面色大變。

這時候,體內所咆哮著的所有元力和血脈之力,皆都正在瘋狂朝著手中的圣火圣劍灌涌,沒有留有半分的余力。

正是如此,在此刻手中圣火圣劍揮斬出的圣火劍芒,崩滅散盡的一瞬。

他根本已是來不及,改變體內瘋狂咆哮著著的元力、血脈之力的運轉,凝結能量護盾防護自身了。

唯有狠的一咬牙,爆發出所有的肉身力量,讓手中的圣火圣劍繼續朝前揮斬。

想要以此來抵消掉,即將承受而來的殺伐攻擊傷害。

噹!~

攜帶著殘余劍芒力量,以及葉長空所有肉身力道的寂滅重劍,便是狠狠的斬擊在了圣火圣劍的劍身之上。

楚一凡那持劍的右臂,猛然為之一顫,瞬間有如血色蚯蚓般的裂痕自其手臂上蔓延而起。

其手中所有的圣火圣劍,更是這股磅礴厚重的力量給斬得彎曲成了一個極為夸張的弧度。

靈巧鋒利的長劍,與厚重沉實的重劍直接對碰,本就是極為的被動。

葉長空這爆斬的一劍,更是還攜帶者約莫兩重左右的劍芒威能力量,楚一凡自是無法抵擋。

砰!~

圣火圣劍那被寂滅重劍斬得彎曲成了夸張弧度的劍身部位,狠狠的撞擊在了楚一凡的胸膛之上。

頓時間,楚一凡的身軀,便是如同炮彈一般的倒射了出去。

轟!~

其被斬得爆飛而出的身軀,直至撞在了萬米開外一艘圣火門一方的戰船上才停止下來。

那艘戰艦被撞擊的位置,所存有的防御靈紋能量護盾,更是為之劇烈動蕩,使得整個戰船都猛地搖晃顫動了下。

四方天地,都在這一刻忽然間的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無論是圣火門一方,還是滄瀾圣院一方,或是九龍山外那諸多關注著這一戰的強者人物,面上無不是浮現出了震撼之色來。

沒有人能夠想到,前一刻還被楚一凡壓制得很被動的葉長空,竟是爆發出了如此恐怖的殺伐力量,竟是一舉將楚一凡給重創了。

直至許久之后,這片陷入到了死一般寂靜的天地間,才突然間的掀起了各種驚嘩聲來。

“葉長空剛才的那一劍,若換做是我,怕是都難以接下……”

不少只具有七等初期人皇之境的人物,都止不住的發出了如此聲音來。

不死戰體全開,加上九道八階增幅戰力的靈紋和六粒具有各種戰力強化功效的八品丹藥,再加上燃血、燃火雙重秘術空以及簡化般的小型魂源引天術。

在如此諸多的手段同時爆發之下,使得葉長空那一劍,所存有的恐怖力量,都已是超越了場中的一些七等初期人皇之境的人物。

“實在是太難以想象了,六等初期人皇的葉長空,竟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威能力量?!?/p>

“圣域南部中圍圈域這一代站在最巔峰的二人所具的天資,比我們那一代中的最強者,都還要可怕許多?!?/p>

“楚一凡承受了如此一擊,應該無力再戰了吧?”

“如果換做是尋常人物的話,這場生死戰應該就此結束了,不過楚一凡鑄就了巔峰皇體,應該沒這么容易敗?!?/p>

無數的聲音,在九龍山內外的各處響起。

所有的目光,無不是都落在了,撞擊在了那艘戰船上的楚一凡身上。

單手斜握著寂滅重劍的葉長空,他的雙眸,也亦是冷冷的盯著,那好似被印在了

他知曉,這一戰,還未結束。

楚一凡若是有這么好對付的話,那就不是楚一凡了。

剛才的那一擊,著實對楚一凡帶來了重擊,但還不至于能夠直接讓楚一凡喪失再戰之力。

也正是在所有目光的凝視之下。

只見那好似深深印入在了戰船船體表面防護靈紋光盾中的楚一凡,緩緩的挺直了身軀,再次的浮空而起。

此時的他,渾身衣物更是多處破碎了開,那裸~露出的右臂上,更是遍布著如血色蚯蚓般的裂痕,有鮮血不斷的流淌而出。

然而,楚一凡卻是沒有過多的在意身上的傷勢。

面容陰沉而又猙獰的凝視這葉長空,發出了怒極攻心般的暴吼之聲:“葉長空??!”

在這震怒到至極的吼聲中,周身更是重新綻放出了滾滾兇猛的火焰氣芒。

他的身軀,更是在這一刻,暴掠而出,揮動著圣火圣劍,殺向了葉長空。

始終凝視著楚一凡的葉長空,眉頭不由為之一皺。

在承受了他如此的一擊之后,不僅未能讓楚一凡的戰力有所下滑,反之在那滔天的怒意之下,竟是還隱隱更為強盛了一些。

而,令得葉長空神態如此微變的,不僅于此。

他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楚一凡右臂上那遍布著的裂口傷勢,竟是還在一股極為強大的火系生之奧妙力量下,快速的愈合著。

當,楚一凡的身形沖至了他身前約莫兩千八百米距離時。

那一道道如血色蚯蚓般的裂痕傷口,所凝結出的血痂,甚至都已是開始自行的脫落了。

“你的血肉再生能力,竟也如此強大!”

葉長空眉頭深陷,止不住的道了聲。

“可不是只有你的體魄血脈,具有強大的再生恢復能力?!?/p>

暴掠途中的楚一凡聞聲之后止不住道。

“是涅火再生之力……”

這時,葉長空已通過破虛天眼和自身強大的靈識感知,辨別出那股存于楚一凡體內的火系生之玄妙力量后,葉長空心中不由一驚。

神鳳之所以可涅火重生,便是其血脈中,蘊含有這種至極的涅火再生之力。

楚一凡體內的火系生之玄妙,雖遠遠未達到神鳳的神級涅火血脈級別。

但所具有的那種涅火之力,也不可謂不強。

僅此具備一種天地間的生之奧妙,就不弱于他體內存有的五種了。

圣火門所掌有的圣火淬體訣,所鑄造出的血肉之軀,竟是朝著神鳳血脈的方向發展。

難怪,這門淬體訣,會被稱之為圣域南部中圍圈域中的第一淬體功法。

“我所還有的圣火血脈,可不是你那龐雜的血脈可比擬的!”

沖掠至葉長空身前后,楚一凡冷然哼道。

手中圣火圣劍,攜帶者更為狂猛的火焰力量,怒然斬向了葉長空。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