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七章 硬懟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陳高明聽后,舔了舔嘴唇,眼珠子轉了下說:“我一會兒,就給光磊打個電話!”

“你給他打電話?”林強瞪著他問道。

“他讓德發給我打這個電話,就是在看我怎么表態的。這事兒,咱如果被動,反而倒不好了,我得給他打!”陳高明攥著手機,語氣有些猶豫的說道。

“那,你想好了怎么給他說了嗎?”

對于陳高明這樣的社會人,那平時打個電話,就算是干死個人,在他這都不算個事兒。

但是,這下他要面對的人,卻是光磊,豐市的社會頭子。

說他不虛,這是假的。

只是,這個時候,陳高明卻不知道,光磊已經和景三兒通上了,而他卻還不知道有景三兒這個人存在。

而且,他也并不知道,這個時候,段小波已經調轉車頭,朝著豐市開回來。

林強的話問完,陳高明略想了一下,說道:“我不說別的事,咱現在不知道他光磊跟那個段小波是啥關系?!?/p>

“哥,要我說,光磊他以前也沒去江東市混過,他能跟那個江東來的幾個小子有啥關系?無非就是看在錢的份兒上!”林強出事做事,都是出于他生意上的考慮,思維也自然會遵從著這種模式。

陳高明聽后,又想了下,說:“你這樣說,也不是沒有道理。他段小波肯定是給了光磊好處的,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為了一個江東來的小子,來拍我,總歸我們都是在豐市地面上混的!”

“哥,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绷謴娪行┯杂种?。

“你說,都這時候了,你還跟我摟著干啥玩兒!”陳高明兩眼直視著林強。

“光磊壓根就沒把你當回事!”林強聲音不大的說道。

當聽到這話,陳高明瞬間怔住了。

這話,他自己又何嘗沒有想過,但是,此時從林強的嘴里說出來,卻讓陳高明覺得渾身的不得勁。

“你他媽說什么吶!”陳高明瞪著眼珠子,沖林強問道。

“不是,表哥,我就是這么……”

“你他媽還知道我是你哥嗎!”陳高明根本就沒等林強說完,就沖他吼道。

“哥,我都說了,這話我不想說的,你讓我別摟著,我才說的……”

“艸!我會怕他光磊?!”陳高明手指著窗戶外,沖他說道。

林強見陳高明這么說,也不再說話。

他也看出來了,他這一句話,已經說到了陳高明的痛點上。

陳高明越是反應的強烈,越能證明,他這句話說的是對的,直指人心。

“好了,你別說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陳高明說完,便舉著手機,略沉了一下后,便撥通了一個號碼。

……

此時,東郊。

一臺黑色尼桑天籟,停在了一處汽修廠的門口。

彼時,汽修廠的大門已經關上。

“咣咣咣!”

走下車的周三子,敲響了汽修廠的卷簾門。

“誰啊,大晚上的!這不是二十四小時營業!”很快,從里面傳出一道男人的聲音。

“是他媽我!開門!”周三子扯著脖子,喊出了一聲。

“……!三哥,是三哥嗎?”這時,里面再次發出了聲音。

“廢話,不是我,還他媽能是誰啊,開門!”說著話,周三子又朝著卷簾門,不輕不重地踢了一腳。

“哦,來了來了!”

很快,就聽到有人的腳步聲,跟著,卷簾門嘎啦嘎啦,被升了起來。

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嘴里叼著半根煙,瞅著周三子,問道:“哥,你怎么過來了啊,這大晚上的?”說著話,還看向周三子的身后。

“行了,別說了,先進去再說!”周三子說完,直接奔著汽修廠的里面走。

那人看了一眼后,就將卷簾門再次關上。

此時,里面一張放桌跟前,已經圍坐著幾個人在打著麻將。

一看到是周三子來了,那幾個人都沖周三子打招呼。

“行了,都幾把別抽了,看把這弄的烏煙瘴氣的!”周三子不耐煩的沖里面的人說了一句。

那幾個人聽后,就將手中還沒有燃盡的煙頭,扔在地上,碾死。

“三哥,這大晚上的,你上我這來有啥事???”剛開門那小子,在飲水機接了一杯水,遞到周三子面前,問道。

周三子接過水后,喝了兩口,說道:“他媽的,被人盯上了,我這不家都回不去了!”

“啥玩意,被人盯上了,誰???”那人眨了眨眼睛,一臉懵逼的看著周三子。

“這事兒,事先也沒跟你們說?!敝苋诱f著話,就坐到了一個人讓給他的座位上。

“這他媽誰??!三哥,你只要一句話,看我們哥幾個不弄死他的!~”這時,一邊穿著跨欄背心,肩膀上刺著龍的人瞪著眼問道。

周三子深出了口氣,環顧了屋內的幾人后,說道:“這事兒,我沒跟你們哥幾個說,就是不希望你們摻和進來,現在都做點正經生意,不容易,沒必要跟著我摻和進來?!?/p>

“哥,你這說的啥話啊,我們這都是跟著你玩兒出來的!你有事,那我們做兄弟的,當然不能干看著不上了,你就說誰吧!”一旁的幾個人,也是擼胳膊挽袖子,一臉不忿的跟著說道。

周三子點了點頭,“行,有你們幾個這句話就行。就算我沒白交哥幾個!”隨即,周三子抬頭看著這幾個人,說道,“還記得原先,跟咱們東郊搶地盤的那幫市里來的人嗎!”

“哥,你說的誰???”這時,一個小子皺著眉頭,瞅著周三子問道。

“不是,哥,你說的,該不會是大闖他們那幫吧?”隨即,又有一個小子,跟著問道。

“對,就是他們!”

周三子這一句話說完,在場的人,全都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再說話了。

很明顯,當聽到大闖的名字后,這些剛才還義憤填膺的人,說瞬間秒慫有點過,但,的確是怵了。

……

另一頭。

一臺豐田子彈頭車,快速駛進豐市的街道。

車上。

段小波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光磊哥?”段小波對著手機問道。

“小波啊,人,在新民招待所,203!”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