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作壁上觀?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秦牧晨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三公子的解釋也是合情合理。林子一大,什么樣的鳥也都會有。

“秦兄,你為什么提起這個事情來了?”

三公子有些茫然,按道理而言,秦牧晨應該也是要布置戰略才對,怎么還有閑心來打聽起父親的是來,當真是令他無比的困惑。

秦牧晨立即就把魔主的想法告知了三公子。

“嗯,這的確是讓我都感覺匪夷所思。只不過,秦兄,既然是我父親提出來的,那么你是完全占據主動權的,具體怎么談,那就要看玄天主他們是什么樣的態度了?!?/p>

三公子說話的確是有相當的水平,事實也是如此,如果玄天主不同意,一切都只是枉然。

“玄天主這邊,我會去說服她的?!?/p>

秦牧晨去到了城防閣樓上,此時此刻,不只是玄天主,即便是那些長老會的一些成員,還有十二位壇主,也全部都在等候他的消息。

縱然是這些修行高深的人,平時看他們威風八面的,可此時此刻,跟平常人也沒有什么兩樣。畢竟,他們所面臨的,乃是生死存亡的戰斗。幾乎,這些玄天派位高權重的人,目光都放在了秦牧晨的身上。

“秦壇主,你了解的如何了?”

“我剛才從三公子那里打探到了,這魔主似乎是將那條蟒蛇當成寵物在豢養。不管怎么說,當前是他來請求我們,而不是我們求他的幫助。至于這治療的過程以及辦法,那完全是我們能夠說了算的?!?/p>

“嗯……”

玄天主贊成的點了點頭。

“如此的話,那我就先聯系魔主看看?早點做決定,我們也就能夠搶占先機?!?/p>

“好的,一切你安排吧?!?/p>

這時候,魔主也不敢有太大的把握。畢竟他好幾次的反復無常,這就好比是狼來了的孩子,說謊的次數太多了,哪怕就是真心實意的,別人也會在內心里面好好的掂量一番。

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秦牧晨的電話打來了:“怎么樣,秦兄弟?你考慮清楚了嗎?”

不得不說,魔主當真是心急如焚了,之前稱呼秦牧晨為“小秦”,可是現在卻是直接稱兄道弟了。沒辦法,他縱然修為高深,可醫術這方面,到底是有所欠缺的。

求人嘛,當然就得拿出來好的態度了。

“我現在可以給你答復,你想要救你的寵物,必須要表現你的誠意出來?!?/p>

“如何表現?”

魔主焦慮的問道,他現在是巴不得把自己的心都要掏出來給秦牧晨看了。

但凡是能夠救神蟒的,只要秦牧晨開出來的條件并不是很過分,他都會不皺眉頭的答應。

“首先,由我們兩家聯手,將創造神趕出域外,然后其他的事情,等到趕走創造神再說,你意下如何?”

“這……”

魔主有些猶豫,秦牧晨所提出來的要求,恰好就是比較過分的。萬一,趕走了創造神以后,沒有了創造神這個威脅,秦牧晨再反悔了,那可怎么辦?

本來,逆天派現在的狀況,和玄天派也就是勢均力敵、分庭抗禮,倘若要對付玄天派的話,那還得耗費很大的力氣。

“既然你不答應的話,我看這件事情也就作罷了。逆天派這么多的高手,總不可能挑不出來一個人能救你寵物的吧?”

秦牧晨故意如此之說,他知道,連魔主都無法救治,就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好吧,我答應你!不過,我們兩家出手的話,只怕是人多未必就能夠成事,也沒有辦法統一調度。到時候,就怕有人出工不出力?!?/p>

“至于指揮方面的,逆天派手底下的高手,自然是由你親自率領了。而玄天派,當然是由玄天主來負責指揮,你總不可能還想要調度玄天派的人吧?”

魔主深以為然的點頭,他想要指揮玄天派的人,那也不太現實。

“好吧?!?/p>

“那就這么說定了!今夜午時,你帶領手下的高手便可以渡河了?!?/p>

“時間這么緊張嗎?”

魔主還想要緩和一下,畢竟,這也不是什么小場面,還需要策劃一下。創造神可不是什么菜鳥之輩,與她為敵,當然是需要付出很大的犧牲。

“是的,如果你還想要你的寵物恢復幾成的話,最好是按照我所說的做。要不然,我也想不出太好的辦法。你自己看著辦吧!”

“不用看著辦了,就按照你說的決定了吧?!?/p>

魔主實在是沒有辦法,再加上,對付創造神,對逆天派而言,那也不算是什么壞事。

事情一經敲定,魔主馬上就知會了閻羅婆。

“魔主,我們要跟玄天派聯手?這……”

閻羅婆微微皺眉,她想不到魔主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以現在的行情,她看的真真切切,創造神純粹就是要找玄天主復仇的。而魔主在這個時候去橫插一腳,反而沒有任何的意思。

“不用多思考了,我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嗎?”

魔主不疑有他的命令道。

“魔主!”

閻羅婆忽然跪下了,在逆天派,閻羅婆的位置就相當于歐陽倔、茹云前輩,在大殿上,她是不需要跪拜魔主的,這也是魔主曾經的特許。

這一點,足夠說明了她尊貴的地位??墒碌饺缃?,她想要好好的苦諫一下魔主,千萬不要迷失了心智。

“閻護法,你這是什么意思?”

“而今的情況,創造神的首要目的是對付玄天主,我們完全是可以作壁上觀。然后,他們打的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再去坐收漁利,這是相當美好的事情?!?/p>

“作壁上觀?”

魔主冷冷一哼,“你以為玄天派的人都是傻子嗎?我們能夠看明白的,他們看不明白?一切都不用多說,我自有我的妙計!”

“請問,魔主有什么計策?”

“嗯?”

魔主揚起了眉頭,“有些事情比較的機密,縱然是你,那也需要有所保留。閻護法,我知道你對逆天派忠心耿耿,所以說,我也沒有太過于生氣。這要是換了別人,搞不好我一巴掌就把他的腦拍給拍碎了?!?/p>

“……”

閻羅婆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什么妙計,她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魔主是對水池神蟒有些鬼迷心竅了!唉,只可惜,現在并沒有什么人可以取代神蟒的位置。

這樣的一次大好機會,就這么白白錯過了。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