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章16 諸葛亮和司馬懿對線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劉長安沒有想到他居然不叫謝廣坤,略微有些驚訝,自己竟然記錯了對方的名字,這應該是十分罕見的事情吧,畢竟他一向溫文爾雅,禮貌待人,把人家名字記錯了不由得心懷愧意,也是修養的體現。

“我上次和安暖去臨安,遇到了這幾個人,他們好像認識你,當時還拿了你的照片出來給安暖認?!眲㈤L安坐了下來,看著身旁雙腿斜斜并攏靠在一起,手里漫不經心地拿著一份報紙翻閱的秦雅南。

從車上下來,她就已經換上了高跟鞋,顯得小腿尤其修長,和安暖腿筋拉的極長好像完全沒有小腿肚似的不同,秦雅南的雙腿有著更適合黑色長襪包裹的柔潤感,更符合大多數男性對女性線條的偏愛。

平常喜歡以孕婦自居,真到了臭美的時候,就選擇性地忘記了孕婦不適合穿高跟鞋這一條了。

“他們怎么問的,安暖怎么回答的?”秦雅南略微有些興趣地抬起頭來。

女人們關注的重點總是這么不一樣,這時候不應該去看看是什么人好像認識自己嗎?

“他們拿出照片問安暖,認不認識照片上的人,安暖說,這是我男朋友的表姐?!眲㈤L安當時雖然在翻看那本講述20世紀初都市繁華背后男女交易詳解資料的書,但是耳朵里還是聽到了當時的對話。

秦雅南嘴角微翹,調整了一下原本優雅的淑女坐姿,左腿搭在右腿上輕輕晃了晃,她看著自己的腳尖,手指頭在膝蓋上敲了敲,露出不出所料的笑容,“小丫頭片子盡是亂七八糟的心思?!?/p>

“有什么心思?”要是別人,劉長安當然不關注別人心里有什么亂七八糟的心事,可還是很愿意了解自己女朋友,以及同樣對自己情感上十分親密的妹妹又做如何了解。

“這還不是顯而易見的嗎?”秦雅南懷疑在劉長安眼里,安暖真的是純凈如白紙折疊成的精致小蓮花,完全不會多去想安暖那無處不在的小心機,“她先說明你是她的男朋友,說明你的身份標簽和歸屬,與她的關系,再說明你和我的關系,意思就是你們別誤會,這個女人和我男朋友沒有任何曖昧關系,你們別多想?!?/p>

“你想多了吧,他們根本就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認識你,安暖怎么會懷疑他們會誤會和我和你的關系?”劉長安真沒有聽出來里面還有這層意思,向完全陌生的人暗示這些意思,有必要嗎?

“我沒有想多。正常情況下,別人問她認不認識我,說認識或者不認識不就完了嗎?有必要還向陌生人介紹自己男朋友和照片里的人的關系嗎?”秦雅南搖了搖頭,“是你想的太少了,安暖這種小丫頭,就是心思多,她就是想著不管有沒有用,也要讓盡可能多的人知道你是她的男朋友,你只是她的男朋友,這樣以后說不定別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就會生出一個念頭:你看,那個人是上次遇見的那個安暖的男朋友,旁邊那個是他表姐,不是他女朋友,和他沒有曖昧關系?!?/p>

劉長安微微張嘴,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看,她的這些小心機并非沒有用,今天就發揮作用了。她上次和剛才那三個人說了,今天你不是又遇見了?”秦雅南這才抬頭瞅了一眼候車室另一端的三個人,“他們剛才想的就是安暖傳達給他們的信息:哦,又碰見這個男的了,他女朋友沒來,旁邊那個女的雖然長的很好看身材也很好,但是她只是這個男的的表姐?!?/p>

劉長安拱了拱手,充分表達了她們的欽佩。

“我都懂,我也有反制她的手段,但是我不會那么做?!鼻匮拍铣读顺端囊滦?,俯身過來看著他,嬌聲道:“我乖吧?”

少女的嫵媚,成熟女人的羞澀,歷來是心動之美,其實撒嬌也不是少女的專利,成熟女人在保持著精致優雅的形象時,偶爾露出撒嬌的模樣,總是格外賞心悅目,更何況秦雅南本就是葉巳瑾,是劉長安認為可以和安暖并列的美麗女子。

“你乖,你乖?!眲㈤L安抬手按著秦雅南的頭頂,略一回憶,“你今天是乖了,但是以前你好像也不妨多讓啊。我想起來一個事,就是那天你漏氣了……”

“我沒有!”秦雅南臉頰緋紅,他說的是那天他送了野豬肉過來,安暖那個跟屁蟲也過來了,秦雅南稍微花了點心思,成功讓安暖留宿,同時試圖用自己成熟女性驚艷絕倫的身材對安暖實施降維打擊,只是后來稍微出了點差錯,自己突然出現了異常狀況,身體變得苗條了許多。

即便是這樣,那也比安暖那個平平無奇的要強多了。

最重要的事,秦雅南以為大家都默契地不要讓對方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因為他想突然跑進溫泉間里,而當時她在玩水。

玩水的是葉巳瑾,不是秦雅南,這也是當時大家達成一致的意見,劉長安親口說的:是瑾兒干的,不是小南姑娘干的。

不管他信不信,反正她都信了!

“好,你沒有。第二天早上,安暖起來做早餐,發現冰箱里有牛排,朝族冷面,解凍的速食包子,炒好了的碼子,骨湯和米粉,還有酸奶牛奶,她認為你是在譏諷她,真有這個意思的吧?”劉長安覺得既然安暖有這么多小心思,如此知己知彼,對安暖的小心思心知肚明的秦雅南,肯定也是這方面的高手,想要驗證一下。

那天安暖看到冰箱里有這么多早餐,頓時氣急敗壞。

秦雅南臉頰依然粉粉的,不知道他是單純地提起早餐的事情,還是也順便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看到她玩水的事情……不,看到葉巳瑾玩水的事情。

“說啊,一邊臉紅一邊偷看我干什么。那天早上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都說好了是我的瑾兒跑出來了,你何必這樣臉紅心虛呢?”劉長安笑著說道,其實即便不是情侶關系,沒有那方面的想法,男人依然會覺得美麗的女子羞澀臉紅是一件瞧著賞心悅目的事情。

“你,你還說!”秦雅南連忙抬起手掌擋住自己的一邊臉頰,趕緊回答他的問題以轉移尷尬和羞恥,“當然就是炫耀我的廚藝啊,展示我居家生活的能力,讓她知道她要學的還多著呢……不然的話,再怎么熱情好客的主人也沒有必要準備這么多種類的早餐啊?!?/p>

劉長安自嘲地搖了搖頭,他居然也有天真的時候,那時候他還覺得是安暖想多了,這些女人啊,平常和她們說正事,講道理,做工作,生活和學習上的能力未必多強,一旦兩個人湊到一起開始勾心斗角,就不由得讓劉長安懷疑自己的妹妹和女朋友,是諸葛亮和司馬懿在對線。

-

-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