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4章我怎么沒那兩下子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天際倒臺之后,唇亡齒寒,五福會的其它成員也會感到威脅。衛浮子應該更是驚弓之鳥,惶惶不可終日。

張凡現在既然開了殺戒,把卜興田搞倒了,對衛浮子也不要客氣,只要衛浮子敢出手,張凡必然要一錘定音,徹底解決自己和衛浮子之間的恩恩怨怨。

不過,衛浮子極其狡猾,輕易不會露面,想找到他的藏身之路,真是難如登天。

“我們在明處,衛浮子在暗處,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觀察之中……”張凡沉吟道。

周韻竹眨了眨眼,忽然道:“既然這樣,你何不誘他上鉤?”

“怎么引誘?”

周韻竹嘴角抹出一絲微笑,“馮靜云就是一個最好的誘餌,你可以把她撒出去?!?/p>

“把她當誘餌?怎么誘?”

“多帶她出去玩兒??!比如說逛商場,下飯店,泡酒吧,像一對情人那樣,只要衛浮子認定她是你的女人,我想衛浮子就更加有強烈的欲望要得到馮靜云。那時,他就上鉤了?!?/p>

這點張凡倒是相信。

只是……不知周韻竹說的主意是真是假,要是她故意用這話來試探張凡怎么辦?

所以,張凡謹慎的笑道:“我跟一個保姆做什么情人呢?這根本辦不到這種餿主意,你不要再出了?!?/p>

周韻竹冷笑一聲,不再說話。

第二天早晨,張凡剛剛起床,便給錢亮打了個電話。錢亮正在京城出差,張凡約他上午在咖啡館見面。

上午十點,這對很久沒見面的老朋友,在一家幽靜的咖啡館相聚了。

一個月沒見錢亮,他顯得比原來精神多了,神采奕奕。

“錢叔,你最近是不是發大財了?弄到好項目了嗎?”

錢亮很矜持地喝了一口茶,然后裝作很深沉的樣子,道:“投資了一個m國的石油項目。本來對那片盆地沒有抱多大希望,以5000萬元買下了采礦權,沒想到經過勘探之后,卻發現了一個中等油田,可以說是小小的發了一筆?!?/p>

“我去!一個中等油田,還說是小小發了一筆?你得多大才算大發一筆呀?”張凡幾乎叫了起來。

“小凡,這件事情事先我沒有跟你說,我可不是故意瞞著你?!?/p>

“我對石油也不懂,反正我也不感興趣?!?/p>

“我以前也沒接觸過石油,不過這一次是我們家錢蘊介紹的朋友,我才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參與?!?/p>

“噢?”張凡一聽錢蘊這個名字,不由得想起和她同睡一張床的那個夜晚……而且,他直到現在,還是錢蘊的“修選”男友呢。

錢亮和李秀嫻對這件事情始終沒有放棄,一心一意要把女兒嫁給張凡,以前他們的意思是張凡跟涵花離婚,然后跟錢蘊結婚,可是后來發現張凡根本辦不到,兩個人便退而求其次,即使女兒沒有名分,也要嫁給張凡。

張凡的意思是:即使沒有名分,我也不敢要。

為什么?

坑人??!

所以一直避開這件事。

好在這段時間以來,錢蘊一直在米國留學,錢亮夫婦便沒有再來麻煩張凡。

所以,此刻張凡一聽到錢亮提到這兩個字,生怕提起以前的事情,一時間竟然有點頭疼。

“是這么回事兒,我去米國看錢蘊,這丫頭不好好讀書,竟然在那里辦起了貿易公司,看來也是遺傳基因上有經商的天才吧,這丫頭有點像我,把貿易公司辦的紅紅火火,現在業務開展的挺大?!?/p>

“她做什么業務?”

“叫什么投資咨詢公司,其實在我看來就是市場掮客,對縫的,但是她對的縫比較大,可以說是國際對縫。所以我這個項目就是她給對的縫兒,7000萬,我也不抱多大希望,心想拿幾千萬賭一賭,沒想到賭正了,竟然賭出一個油田來!小凡,通過這件事情我發現,在咱們大華國生意資源被大家開拓的有些枯竭了,可是在國外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還有很大的發展機遇,這是一個大方向,我們不能放過?!?/p>

對錢亮的見解,張凡深表同意,“錢叔,實際上我也在國外有一個投資意向,那就是跟R國石油公司合伙,在歐洲辦一個化妝美容品連鎖,我出產品,對方出資金,換句話說,我就是技術入股。最近,他們又跟我聯系了,準備具體實施?!?/p>

錢亮點了點頭,警覺的說:“跟R國人做生意,你要小心,好在你這次不出錢,他們也騙你騙不到哪里去,以后關于國際投資的事情,你就跟錢蘊多多合作,起碼她不會騙你?!?/p>

“自然,那是自然?!睆埛布泵卮?,心里卻是十分擔心錢亮再把那件婚事提出來。

錢亮并沒有提那個話題,只是微笑的看著張凡,竟然輕輕的打起口哨來,顯示出心中的十分得意。

張凡看到他這個得意的樣子,便想打擊打擊他的高興勁兒,笑道:“錢叔,我最近也發了一筆小財!”

“咦?”錢亮滿不在意的哼了一聲,“說!”

“有個大金主,因為家庭的變故,萬念俱灰,竟然削發出家,把30多億的家產全贈予給我了?!睆埛布傺b平靜的說著,一邊用眼神觀察著錢亮的反應。

錢亮最初以為張凡是在扯淡,一連問了三遍,張凡都給予肯定的回答,錢亮開始半信半疑,撓著頭皮說道,“天下還有這等好事兒?”

“沒辦法,跟你一樣,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睆埛布傺b平淡的說道,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也學著錢亮的樣子,打起口哨來。

看看張凡這個樣子,勾起了錢亮強烈的好奇心。

“哎,我說你是不是把哪個女人拿下了?把人家搞暈頭了,乖乖地把家產獻出來?”

張凡含蓄的一笑,他倒是希望錢亮認為自己的私生活越爛越好,免得他老把錢蘊的事提出來。

“不完全是,但是有關系!”張凡自得的一笑,好像一個采花大盜隨便摘了一朵小花那樣輕描淡寫。

“我就說嘛,天下哪有這么傻的!原來是被你把那個女人的心給掏去了……小凡啊,小凡,我是服了你,你簡直是女人的殺手!我怎么就沒有你那兩下子呢?”錢亮無比遺憾的說著。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