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9章 三方對峙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不過他們信不信陳果兒根本不在乎。

彩鳳上前踹了其中一個黑衣人,將其踹倒在地上,哪怕主子不說,她們心里肯定也有一定的猜測。

“定是大殿下……”彩鳳的話不等說完,就被陳果兒打斷,同時用力瞪了她一眼。

現在是什么時候?

京城里幾位皇子爭的最激烈的時候,能在這會跑來刺殺她的,除了大皇子就是二皇子,剩下的別人要她的命有什么用?

無非是想抓住她或者干脆殺了她,用以威脅趙九,亦或者是徹底激怒他。

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這話卻不能亂說,否則難免傳出去被人落了口實。

彩鳳自然也明白其中利害,剛才不過是一時情急而已,這會老老實實的認錯。

陳果兒一擺手,“好了,既然他們不說,留著也沒用,處置了吧?!?/p>

派來的這些黑衣人都是死士,一旦任務失敗被俘就會咬破藏在牙齒中的毒藥包,他們身上也被六子帶著人搜過,并沒有任何能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

所以這個啞巴虧陳果兒還就吃定了。

待那三個人被帶下去之后,靈犀想了想湊到陳果兒跟前,“姑娘,可否要放長線釣大魚?”

對方執行任務失敗逃走,必定會逃回到主子身邊,這樣她們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出背后的主謀來。

雖然剛才懷疑是大皇子或者二皇子,但那也只是懷疑罷了,又沒有確鑿的證據。

“不可?!边B枝不同意靈犀的提議,“此事只宜暗中調查,切不可大肆張揚,否則于夫人名聲有損?!?/p>

刺客也是男人,一大幫男人行刺闖進鎮北大將軍夫人的房里,這話傳出去還不定讓人怎么想,于趙九和陳果兒都沒有好處。

靈犀自然明白其中利害,可就這么放過幕后黑手又不甘心,抿了抿唇道:“就只是暗中調查,之后將結果告知九爺便可?!?/p>

連枝還想再說什么,被陳果兒擺手打斷了,“用不著那么麻煩,也不用在意這些,眼下九爺正忙著,用不著拿這點小事去打擾他?!?/p>

兩人同時看了眼陳果兒,九爺對夫人如何她們都是看在眼里的,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頭頂怕嚇著,在九爺的眼里,天大的事也不及夫人的事重要。

所以這事必須得稟報九爺才行,當然要偷偷的。

陳果兒并未理會她們的小心思,只是吩咐下去快點將屋子和院子里外打掃干凈,天色不早,她也該休息了。

院子里經過剛才的打斗,一團亂,內院還好一些,外院更是橫七豎八的躺著不少死尸,這些人里有那些黑衣人,也有趙九留下的暗衛。

那些黑衣人并非都是草包,他們身手很好,若非暗衛都是趙九親自訓練出來的,說不定今晚真會讓他們得逞。

六子帶著人把那些尸體抬走,地上的血跡進行掩埋。

除此之外,陳果兒的臥房也曾有人進去打斗過,且之前抓住的那三個人還被帶進去審問,那三個人當時都受了不輕的傷,地上還蹭了一大灘血跡。

彩鳳幾個打來了清水將地面的血跡擦干凈,同時又重新換上一爐熏香,將屋子里的血腥氣去掉。

靈犀又把飯菜重新熱過端進來,讓陳果兒好歹吃些再睡。

陳果兒答應了,折騰了大半天,又精神一直處于高度緊張中,這會突然放松下來,整個人也又餓又困又疲憊。

匆匆的吃了點東西,陳果兒就睡下了。

她以為會很快就能睡著,然而在榻上輾轉反側,卻是遲遲不能入睡。

陳果兒煩躁的抓了抓頭發,睡不著干脆就不睡了,坐起來批了件衣服出了屋子。

今晚負責守夜的是比翼和連枝,兩人就睡在外間屋,聽到里面的動靜立馬披衣坐起來,見陳果兒出來了忙站起來走到跟前,“姑娘怎這般時刻起了,可是有事?”

陳果兒搖了搖頭,讓她們繼續睡,“我就在門口吹吹風?!?/p>

說著徑自往外走。

比翼和連枝互相看了對方一眼,距離遇刺還沒過兩個時辰,她們兩個實在不敢讓陳果兒獨自一人在院子里,哪怕四周都有人明著暗著保護著也不行。

萬一對方再殺個回馬槍呢?

“夫人,夜已深,外面更深露重,還是早點回屋歇了吧?!北纫砣×硕放?,連枝緊跟著陳果兒,一步不敢離開,同時小聲勸著。

陳果兒擺了擺手,“不會有事的?!?/p>

她知道她們在擔心什么。

“那些人今夜嚴重受挫,一時半刻不會再回來?!标惞麅赫f話間已經到了屋子外面的廊檐下。

其實她也不確定那些黑衣人還會不會回來,但是她知道他們今晚突然動手,就說明京城那邊肯定有了異動,估計對方這是狗急跳墻了。

而事實上陳果兒也并沒有猜錯。

皇宮里,五位皇子全部在養心殿前跪成了一排,后面是宮妃們。

老魏帝自從五日前便進了養心殿,身邊除了跟隨他幾十年的內務府總管大太監曹德之外,其余閑雜人等無詔均不得入內,違令者按謀逆論處。

這會所有人都提著一口氣,等待著詔書的頒布,剛才太醫已經從里面出來,面現哀戚,有人私下里打聽了一下,從對方含糊其辭的話語中聽出差不多就是這一天半天的事了。

現在所有人,確切的說是一二三,三位皇子全部都精神高度緊繃著,因為只有他們三個皇子有角逐皇位的實力,至于老四和老五,他們根本就沒放在眼里。

大皇子微微攏袖,遮住半張臉,轉向一旁的二皇子,輕咳了兩聲,待到他的目光看過來,也別有深意的看向對方。

二皇子微微頜首,兩人全程沒有一句語言交流,只靠眼神。

另一邊的三皇子將兩人的眼神交流盡收眼底,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絲諷笑,余光落在同樣跪在后面的趙玉嬋身上,見她微微點頭,三皇子松了口氣。

還好,一切盡在掌控中。

與此同時,武城兵馬司的人跟御林軍正在神武門對峙,雙方誰也不肯相讓,另一邊京畿隊的頭領也帶領著人來到神武門前,至此兩方對峙就變成了三方對峙……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