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亡命出莊(中)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這一夜,時疫越發嚴重,莊內接連出現疫毒侵襲喪命的人,那些人多是年長老婦者,亦有如花似玉的青蔥人兒,搞的十里紅莊全莊,人人自危,滿心惶惶。

于是,蕭夫人下令:各部院舍主事帶頭管理,禁止日?;顒邮聞?,自行閉門,不得串訪,不得相互走動親近。等待毒疫散開,全莊再復工日常。

這個消息絕大部分人獲悉,唯缺莊琂處牡丹亭和長生殿處沒人知會。

越過深晚,蕭夫人才想起,這才叫大蕭與小蕭等管事者來督問。一一問去,才知漏掉兩處地方沒通知到。故此,蕭夫人指派個婆子去通知,那婆子害怕出門染疾,臨行腳前,自私保命,退縮回來,逮住那位叫酒紅的婢女,對她說道:“日前聽說你跟長生殿牡丹亭的人有交際,夫人讓去知會閉門的事兒,我看你十分合適。且吩咐你去一趟?!?/p>

酒紅十分不愿意,可哪里敢違背管事婆子的話?便磨磨蹭蹭的裝束頭臉,方挑起一盞燈籠,待跨出門來,忽見同院的婢女一眾在屋里搶奪東西,她們這會子耍潑打鬧,互相謾罵。

酒紅本不想去,見大家鬧得歡,便也去望一眼,心里想拖延時間,摻合摻合,最終自己不出門才好呢。

那婆子看出她的心思,叱喝道:“一班眼皮子淺薄的東西,只顧跟前那點兒物。你進去了能搶得過人?要我說,回來自然有你的,這會子看也不中用?!?/p>

酒紅嘴巴一癟,道:“夫人讓禁閉,送來這么些食物,大家都搶光了,我回來必是沒有了。姑奶奶你就讓我也摻合搶一份留著吧,這萬一關閉個十天半月,我搶不到,豈不餓死?”

說畢,把燈籠擱下,跳腳往屋里鉆,參在一眾人堆里,你拉我趕,你搶我奪,個個都想將桌子上的食物等東西撈在手里。

婆子怒出臉色,啐道:“鍋里碗里都是一家子里的,誰許誰撐飽了餓死了不管事了?你們這般鬧,仔細送來的東西都撒壞了,大家伙一眾都等著餓魂吧!”

眾人也不管她,照舊那樣。

婆子跺腳道:“你們這些騷蹄子,平日活計不盡心,惹出這等禍事來,如今見有吃的,一個個盡了興只顧自個兒那份兒。要知道如今,何必當初做事馬虎?!?/p>

說完,婆子大步進去,撥開人群,將她們手里的東西都打落。

眾婢女埋怨道:“都糟蹋了,姑奶奶你也活不成,未必我們還有臉朝夫人討去?就這么點兒,誰夠吃呢?難不成也要我們學那幾個賤奴的手段,嘗毒吃蛇呀?”

眾人一面說一面笑。

婆子道:“你們要臉不要呢?弄到這副田地,怪誰???”

婢女們嚷嚷道:“我們打下手做下頭的,管的是自家口糧。自家不飽了,自然要搶一搶。若說弄到這副田地,只管怪我們,我們也不敢說一句半句。到底是誰監管不力?誰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縱容人去干那些壞事?出了報應,就讓我們來扛。我們還想保命呢!”

婆子羞恥道:“真是反了,反了!難不成不是一桌子上的了?”

其余婢女仍舊反骨回嘴。

酒紅怨怨地道:“我也說是一桌子上吃的人,可偏派我出去。夫人說了,禁閉期間,嚴禁外出,我又沒在夫人跟前,怎就指派了我去?與我何干!又說了,歷來各口各食,自有定例,如今不同往常,等我出去了,你們這般搶,能有我的份兒么?”

酒紅一面說,一面撿地上的食物,往懷里抱。

婆子見她頂嘴,很是過分無禮,遂揚起腿腳踹她,怒道:“指派你去,那是瞧得起你。讓你餓著,真餓死了,也是為莊里出力的,到時,給你樹一門牌坊也使得,這會子怨氣沖天對誰呢?是我扣你們的口糧?還是我不給你們吃了?我好歹還站在這兒呢,我好歹是你們的管事頭兒,一個個有眼沒眼?”

婆子很是氣憤,接著,不顧拳腳眼,猛烈地踩踏地上那些食物,全糟蹋了;那火氣,眾人知不能惹,便個個垂首,不語。

才剛滿屋子的歡愉氣氛,卒然冷卻凝固一般。

酒紅被踹在地上,因是受了疼,眼淚掉下來,當下,哭哭喪喪的站起。

婆子道:“原本還想叫人陪你一同,我看吶,就你一人去!這膽子肥大,皮肉粗厚,百毒不侵的,連夜晚閻羅王都怕你!如今,只許你去,旁的人有吃沒吃的一邊兒呆著?!敝缸【萍t,再大聲道:“還慢騰騰做什么,趕緊的吧!”

說完,婆子用力推酒紅。

酒紅踉蹌出門,撿起地上的燈籠,這才悲悲戚戚離開,出了這處院門,往長生殿、牡丹亭方向去。

行至半路,酒紅心中悲怨之氣頓升不下,跺腳撒氣,坐在石頭上,哭了一會子。

這當時,暗境角落,猛傳來幾下腳步聲,清晰聽見,酒紅嚇了一跳,她懾懾地轉頭,可那黑幕之下,什么也瞧不清。她故作鎮定,呵斥幾聲,問是誰人鬼祟,終究不見人回應,以為是風吹草動蛇蟲爬過的聲音。故此,她擦了擦眼淚,起身,先往長生殿走。

至長生殿,阿玉和關先生在里頭秉燭對坐,阿玉奏琴,先生看書。酒紅沒打招呼,提著燈籠一頭進去了,到了里面,將長春宮閉門的事告知一番。走時,好心的對阿玉和先生說:“才剛我過來,仿佛看到有人影往這邊來,你們晚上睡覺得把門關死,再有,外頭瘟疫猖獗,別亂出去才好?!?/p>

阿玉沉沉一笑,沒言語。

關先生詫異道:“這么晚了還有人來?莫非是莊里那些賤奴耍鬧作怪?”

酒紅搖頭,道:“他們倒是不敢,興許,是我看錯了。你們自個兒注意就是了,別怪我不提醒你們?!?/p>

因見酒紅的眼睛紅潤,說話語氣委屈,阿玉關切問:“我們在這兒這么長時間,也沒見你們誰被嚇成那樣,你就被嚇哭了?我竟不知有什么東西能嚇唬你們的?!?/p>

酒紅道:“阿玉取笑我!”嗔怪道:“我們那邊的人欺負我了,我自然委屈哭一回。誰說有委屈不能哭的?我偏是哭了,你只管笑我吧!”

阿玉見她那樣直接坦蕩,瞬間覺得不好意思了,想再安慰幾句,偏她又快速離開。

阿玉追了出來,道:“牡丹亭那邊我替你走一遭吧!你且回去歇息。辛苦你了?!?/p>

酒紅哭道:“也不辛苦,就是心里難過。你的好意留著吧,我不欠你的!我仍舊要去牡丹亭,差事沒辦完就回去,我們這兒沒那規矩?!?/p>

阿玉很是佩服和感動,道:“我跟牡丹亭那邊的姑娘打過照面的,算認得。我去了,你省事兒。我不會說出去的?!?/p>

酒紅轉頭,怒臉道:“各自口糧各自事,我是不麻煩人。辦利落了,我回去才好領口糧去。你別糾纏我?!?/p>

阿玉笑了笑,道:“看你說的,多大的事兒呢?!?/p>

酒紅原本要走,可心里那股委屈憋得實在難忍,便發泄地道:“事兒怎么不大呢?我可安安分分,規規矩矩的辦事,你何苦百般糾纏我,害我沒得吃。她們可霸王了,夫人賞分的閉門食物,個個在搶,我去搶一份就是罪過。我冒險不怕侵毒的來,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一口氣兒?這口氣兒能活著,還不是為了這張嘴!”

發泄完了,酒紅擦去眼淚,扭頭走了。

阿玉呆在原地,久久緩不過神來,嘴里卻說:“改日我給你送藕粉玉清糕來?!?/p>

可惜,酒紅大約沒聽見,走遠了。

稍后。

酒紅又來到牡丹亭,如去長生殿那般,看見里頭屋內的燈亮著,也不管人在做什么,自尋自己的方便,闖先邁步。

快臨近門下,“呼”的一聲響,后腦勺一陣涼風拂過,她極速轉頭看,這回,真看見一個身長花影,頭長簇葉的怪物。雖然一晃而過,可那一抹綠,真真刺眼。

驟然之間,她手中的燈籠抖落了地。

緊接,酒紅“啊”的失聲驚叫。

那屋里,莊琂、碧池、三喜幾人聞聲,匆忙趕出。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