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過新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是留不住?!?/p>

張漢搖了搖頭道:“之前在星海,突破八階的時候,就能感受到大道規則的一種壓制?!?/p>

不再規則之內,就要遭到規則的抵制。

就是張漢的這種情況,這是逆天之路,逆這個世界的天地規則。

“哎?!?/p>

岳無為輕嘆口氣:“算了,不想了,我是感受不到那種感覺?!?/p>

“我女兒要醒了?!?/p>

說話間,眾人的目光匯聚向萌萌。

只見萌萌長長的眼睫毛顫動幾下,美眸緩緩睜開。

眼中一開始有點迷茫,好像沒睡醒一樣。

但立馬就精神了。

“爸爸,你也醒了?”

萌萌拍拍屁股起身,并且伸了個懶腰:

“哎呦,感覺有點累呢?”

“那快點休息下?!睆垵h說道:“先坐一會兒吧?!?/p>

他拿出一張椅子。

萌萌扭了扭身體,伸伸胳膊踢踢腿。

走過去,剛要坐下時。

萌萌的眼睛逐漸瞪大,驚呆的神色。

“完了!”小丫頭驚呼一聲。

“怎么了?”岳小鬧莫名其妙的問道。

“什么情況?”張廣佑仔細看著她:“沒變化啊,還是那么漂亮,”

“對啊?!睆垵h好笑道:“一驚一乍的,放心吧,你還是個小美女?!?/p>

“不是?!?/p>

萌萌俏臉掛上了苦澀:“爸,我完了我?!?/p>

“怎么了?”張漢的笑容收斂,凝重的看著她。

在眾人奇怪的目光下。

萌萌粉紅的嘴唇都要噘到了天上:

“我,我現在不是渡劫了,我沒實力了啊,我的修為都沒了?!?/p>

“怎么回事?”

張漢立馬抓起萌萌的手腕,細細感應。

“查探不了體內的能量?!睆垵h搖搖頭道:“你自己的感受是什么?”

“就是沒有任何感覺啊?!泵让日f道:“和以前一點都不一樣,沒實力了?!?/p>

“不應該啊?!痹罒o為奇怪道:“我們都聽到了,萌萌成為火系靈體,怎么會沒實力?天流寶珠也沒了,我的附屬寶珠也沒了,還有很多能量,難道是還沒有修行好?”

“對了,老爺教你的功法用了嗎?”張廣佑問道。

“我就是按照方法修行的呀?!?/p>

萌萌眨了眨眼。

運轉了功法,也進行了其他嘗試,都沒什么用。

“什么情況?”

眾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靈體,靈體......”

張漢沉吟半響,終于有了反應:“對了,你的情況沒準和你媽媽很像?!?/p>

“我?”

紫妍沉吟了下,也知道大家想要問的是什么,便說:“我就是,怎么說呢,我也感受不到什么晉級那些,也沒雷劫,但是我心里想的話,比如說我很想突破,好像就自動修行那樣,過段時間就突破了?!?/p>

“唔,明白了?!?/p>

萌萌立即閉上雙眼:“突破,突破......”

嘴里念念有詞。

結果看上去沒什么變化,但兩分鐘后。

嘩啦!

萌萌身上的氣息變成了金丹境。

“原來是這樣啊?!?/p>

萌萌似懂非懂,知道這和意念有關。

“火焰!”

萌萌用心在感受,數秒鐘后,進入狀態,白嫩的右手向前一按。

嘩嘩嘩!

無形的火焰在燃燒,能看到一絲輪廓,更能感受到,前面虛空,被燒

的不斷出現各種裂痕。

僅僅一下,就近乎燒破虛空。

“這是什么火?”岳無為微驚。

“看不出來,但應該很厲害?!睆垵h輕吸口氣,神色欣喜。

“感受到了,我明白了?!?/p>

萌萌睜開雙眸,笑呵呵道:“我得總運轉天火訣才行,能感受到火焰,還是個雛形,和玄冥圣火不一樣了,還能感受到天地規則,就跟以前用天流寶珠似的?!?/p>

“哈哈哈?!?/p>

聽到這句話,張漢笑了。

這和他當初在七荒域的感受差不多,能掌控世間規則,在這世界,除非碰到天地規則之外,否則就是無敵。

“我們回去呀?!?/p>

萌萌意念微微一動。

空間門在眾人面前浮現。

當他們踏入空間門后。

轟隆??!

神隕之地開始崩塌。

這個地方,將不復存在。

雷陽樹下,大家回來后,看到畫面不由一愣。

此時正是半夜,但新月山卻是燈火通明,很多紅燈籠高高掛起,各種各樣的飾品,令人眼花繚亂。

“快過年了啊?!痹佬◆[笑呵呵道:“看來又能收不少紅包了?!?/p>

“都多大了還要紅包?!崩蛏擦似沧?。

“在大不也是你女兒,哦,我知道了,可能你們感覺我和萌萌比較小,是因為我們還沒男朋友,要不然咱倆去找一個?”岳小鬧說道。

此言一出。

張漢嘴角微顫。

岳無為臉色黑了下。

“咯咯咯,我看行?!泵让刃Φ?。

“誰說沒紅包,有有有,管夠?!痹罒o為無奈道。

“先坐下休息會把?!?/p>

張漢神識控制,很多水果紛至沓來。

包括鮮榨的果汁等等。

坐在涼亭內,不少沒睡的人都在遠處打了招呼,像董辰等人,也都走了過來。

而天狗,徐小槍這批人,在側面的別墅區修行。

整個新月山,生機勃勃,人氣十足。

“靈體真奇怪?!?/p>

萌萌時常感受著:“和正常的修行方式也不一樣呀,我當初學習的丹道,陣道,都沒用了?!?/p>

“也不是沒用?!?/p>

張漢好笑道:“最起碼對敵或在秘境里,都有用處?!?/p>

“爸,我發現啊,之前的天流寶珠也不好,就是間接的控制一下世界規則,現在我感受老清晰了,還能感受到那些隱藏的光門?!泵让日f道。

“光門?”岳無為神色微動:“光門都消失很久了,以前里面還有骨魔,當年泛濫過一段時間,后來保持一個平衡,光門外是一塊大陸,骨魔大陸,但那塊大陸深處是什么,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p>

“那我要不要打開一個光門進去看看?”萌萌好奇道。

這句話讓在場的氣氛沉默了下。

去探險?還是休息呢?

張漢略微沉吟后,笑道:“你個小小的金丹,也敢去那種地方探險?老老實實修行吧,等戰斗力上去再說?!?/p>

“呃?”

一句話說的萌萌當場愣住。

“哼!”

很幽怨的一聲輕哼。

干嘛要提人家的傷心事。

從渡劫二階的境界跌落到金丹。

雖說只是金丹的氣息,但戰斗力也差高不太多。

“女兒,你修行天火訣,應該很快能重回渡劫?!睆垵h正色道。

“很快是多快呢?”萌萌問。

“也就幾十年唄?!睆埌不貞寺?。

“要那么久?!?/p>

萌萌咧了咧嘴:“哎,想我當年,也是渡劫強者,然

后回到地球,變成了金丹,聽上去怎么和我爸爸很像呢,我是不是出去溜達一圈,也能變成大佬了?”

“你現在就是個大佬,你掌控世界規則,還想怎樣?”張漢哭笑不得道:“而且新月山還在這呢,你想出去混,怕是都混不了了?!?/p>

“也是哦?!?/p>

萌萌泄了氣。

想想算了,還是老老實實修行吧。

“明天就過年了?!?/p>

“今年的新月山一定很熱鬧?!?/p>

“有紫家,榮家,梁家......”

好多人都在。

這天夜里,陳常青也回到了上京陳家,帶著小陳川和妮娜。

算是帶準兒媳回家看看,當天夜里,陳家慶賀到深夜。

在陳家,完全沒有什么世家看兒媳的那種審視,有的只是祝福,當實力跨越那個級別,很多事都變得無比輕松。

饒是如此,妮娜也有點緊張。

看著那么多的陳家長輩,心如小鹿亂撞。

拜年后,年三十晚,新月山的慶祝開始了。

白天,很多武道世家和香江一些有聯系的家族,比如說羅家,每年都會來百年,時隔數十年,羅山等人看上去年長幾歲而已。

身為新月山關系好的人,武道資源隨便有點,也能長壽多年了,更何況他們這些人,會時常來新月山餐廳吃飯,如今的雷陽寶地,成長為八階寶地,在山上的水果蔬菜和后山喝靈水長大的牲畜,可都不普通。

陳常青和陳家戰神以及當代陳家主一行人到了新月山,臨海市榮家更是舉家來到新月山。

這也是他們的習慣。

過年的時候,家族核心成員去新月山。

梁家,紫家等等更不用多說,除了部分在外面經商的,其他也都在新月山。

總而言之,新月山這一天,始終都在熱鬧。

年夜飯很豐盛。

第二天清早,萌萌就擺弄著一床的錢,隨意的往紅包里面塞,準備了很多。

出門后。

”萌萌姐姐過年好?!?/p>

“嗯?!?/p>

“萌萌阿姨過年好?!?/p>

“嗯?!?/p>

萌萌晃悠悠的給這紅包。

“掌門過年好?!?/p>

“嗯?”

天狗和徐小槍恬不知恥的跑過來要紅包,給萌萌都叫愣了下。

“你們湊什么熱鬧?”

“喜慶嘛,入鄉隨俗,這里的節日我們也得過啊?!碧旃沸ξ溃骸澳莻€,紅包里有沒有什么靈寶?”

“哈哈哈,以掌門的身價,出手就得七八階靈寶??!”徐小槍笑嘻嘻。

“不是入鄉隨俗嗎?”萌萌翻了個白眼:“給錢才叫入鄉隨俗,哼!”

走了兩步,萌萌忽然想起一件事,眼珠滴溜溜一轉,低聲說:“哦對了,要靈寶你們去找靈汐仙君啊,她非常愛給弟子靈寶的,而且還都是九階靈寶?!?/p>

“真的假的?”天狗有些懷疑。

直到現在,他們也沒得到靈汐仙君的什么寶物。

“去試試不就直到了,反正我知道的是真的?!泵让扔崎e而去。

“去試試?!?/p>

兩人快速跑到靈汐仙君的住處。

“師父,過年好啊師父?!?/p>

天狗在門外大喊著:“師父,有沒有紅包?”

“沒有?!?/p>

“那有沒有禮物?”徐小槍問道。

“沒有?!?/p>

“靈寶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呦?!碧旃返吐暤?。

“沒有?!?/p>

兩人對視一眼,耷拉著腦袋離開。

這是一問三沒有??!

(本章完)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