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群雄匯聚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你先告訴我你怎么進來的?!?/p>

林云看向安流煙道。

劍宗分部守衛森嚴,一個外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覺進來,騙過那些生死境大佬,林云覺得不太現實。

“你來之前我就在了?!?/p>

安流煙笑了笑,取出一枚令牌,道:“你看看這個?!?/p>

林云抬眼看去,眼中露出抹詫異之色,這是劍宗神霄峰的內門弟子令牌。

“我現在也是劍宗弟子了?!卑擦鳠熜Φ?。

“怎么回事?”

林云古怪的道。

安流煙笑道:“荒古域終究沒有魔道宗門生存的空間,我們這些人想要進入荒古域,只能找荒古域的宗門合作。當然,這種合作沒法擺在明面上,只是大家的一種默契?!?/p>

“只要在一定范圍內,就不算破壞了規矩,我之前也與你說過,荒古域中天鼎樓和劍宗可是有很多合作?!?/p>

林云點了點頭,對此并沒有太多看法。

他早就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只要不是生死仇敵,都有合作的機會。

至于魔道武者,林云就更沒什么看法了。

所謂魔道武者只是修煉魔道武學的人,并非都是草芥人命的大惡之輩,武道有正魔之分,可卻從沒好壞之分,具體還得看習武的個人。

“可以走了吧,天荒城現在挺熱鬧的?!?/p>

安流煙眨了眨眼道。

“沒興趣?!?/p>

林云搖了搖頭,荒古戰場不日就要開啟,時間很緊,他不想浪費時間。

在房中取出紙墨,林云開始練字,不將逍遙九劍第九劍掌握,始終鎮壓荒古黃金一輩的底氣。

按照古若塵師兄所說,玄天宗內榜前三皆有斬殺龍脈五重境的實力,在對戰龍脈六重的實力,也可以從容而退。

這是極為夸張的實力,不愧是天玄子親自調教出來的黃金妖孽。

“那我給你研墨?!?/p>

安流煙卻是沒爭沒吵,笑了笑,乖巧的道。

林云不好拒絕,只能由她在旁邊研墨,反正也信的過對方,不怕對方看到自己的逍遙九劍。

天地玄荒,風火雷冰!

天有三十六劃,地有十八劃……林云每個字都寫的很慢,每一字都將自己天穹劍意注入其中。

等到八個字寫完,劍意耗盡,林云頭暈眼花,只覺得無比空虛。

可對于逍遙第九劍,依舊是霧里看花,水中觀月。

他沒有著急,就地盤膝而坐,運轉龍凰滅世劍典恢復真元和消耗的劍意。

等到精氣神和劍意恢復后,繼續開始嘗試,周而復始。

其中過程枯燥乏味,一般人很難堅持下來,安流煙在一旁看的眼冒金星,只覺得頭大無比。

他到底怎么堅持下來的?

安流煙心中暗自吃驚,她見林云又一次虛弱坐地,額頭冒著虛汗,連忙拿起扇子給他扇著風。

半刻鐘后,林云睜開雙眼。

瞧見安流煙舉著扇子上下輕扇,笑道:“你這是在做什么?”

“奴家看你那么辛苦,給你扇扇風呀,總好比啥都不做吧?!卑擦鳠熃忉尩?。

噗!

林云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搖了搖頭。

“你笑什么……”

安流煙臉色一紅,即便穿著男裝,也別樣柔美。

林云心中當然好笑,好好一柄萬紋圣器哪來給他扇風,估計這扇子的原主人肯定想不到。

只是沒法和安流煙細說,笑道:“我沒事?!?/p>

“但這樣有意義嗎?我看你重復很久了?!卑擦鳠熑滩蛔〉?。

“有意義?!?/p>

林云道:“即便無法寫出第九個字,每一次書寫,我的劍意都會精進許多。我剛剛晉升五品劍意,這也算是一種修煉,對我來說幫助很大?!?/p>

“可是……等等,五品劍意???!”

安流煙驚愕的道。

“小點聲?!?/p>

林云對她示意道。

安流煙連忙掩住嘴,上上下下打量著林云,眼中盡是不可思議的聲音。

“可我還是有點疑問,真的有第九個字嗎?”

“當然有,我師傅就寫出來了?!?/p>

“可……那是瑤光劍圣?!?/p>

林云聽到此言,上前拿著筆,繼續嘗試,他拿著毛筆挽起衣袖道:“做徒弟的要尊敬師傅,可不能想著比師傅,這也是我師傅說的,況且第九個字我也不是一點頭緒都沒有?!?/p>

他說到此處,看向安流煙道:“如果用一個字,讓你來表示極盡逍遙之后的無盡悲傷和孤獨,該用什么字?”

安流煙張口就要說,可想了想,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半響后才道:“如果是我的話,可能會想到一個痛字。極盡逍遙后的無盡悲傷,終究還是悲傷,留下的只能無盡的痛苦?!?/p>

“痛?!?/p>

林云喃喃自語,沉吟道:“我之前一直想到的是空或者無,極盡逍遙后的無盡悲傷,自當看破凡塵,萬事皆空?!?/p>

“不不不?!?/p>

安流煙糾正道:“我覺得每個人都不一樣,也許有的人,想的是一個死字,直接就不想活了呢!”

林云聞言一怔,他的筆徹底停了下來,整個人完全就呆住了。

每個人想到的都不一樣!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難怪師尊當初直接就停筆了,他不是不想教,而不是每個人看到的第九劍都不一樣。

如果真不想教,師尊不會寫到一半就停下來了,更不會一開始就耗費壽元延長時間流逝。

花了如此大的代價,怎么會不教他第九劍呢,這完全說不通。

肯定是寫到一半,忽然醒悟,就此頓筆。

安流煙一語驚醒夢中人!

“哈哈哈哈!”

林云執筆大笑了起來,只覺得豁然開朗,所有陰霾瞬間一掃而空。

“林公子,你怎么來?”安流煙驚奇的道。

“你幫了我大忙!”

林云驚醒過來,沉聲道:“你說的沒錯,每個人都不一樣,所以這第九個字,我不用去揣摩其他人的心思。我只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來就好!”

“所以,林公子的第九個字是?”

“殺!”

林云毫不猶豫,在紙上寫了一個像是沾染鮮血的殺,帶著無盡的鋒芒和寒意,還有一股凌冽到讓人不敢直視的磅礴殺意。

殺??!

當年南帝痛失愛人后,才創造了第九劍。

世間無所有,自難再逍遙。

對林云來講,劍宗就是他的所愛,如果劍宗覆滅,除了一個殺字,他想不到第二個字。

就殺他個片甲不留,讓所有該死的人全部付出代價。

當殺字寫完后,房間內的其他白紙,全都飄了起來,每一個字都綻放出刺眼的劍光。

里面的字仿佛都活了過來一般,化作一股股洪流匯聚成一個殺字,而后遁入體內林云。

轟!

林云腦海中頓時如嗡鳴般炸開,屬于他的第九劍,徹底成型。

一朝頓悟,困擾林云的逍遙第九劍就這么破了。

許久,林云睜開雙目,笑道:“成功了?!?/p>

“恭喜?!?/p>

安流煙欣喜的道,雙眼微瞇,像是月牙一般。

……

時間流逝,伴隨著天荒城的氣氛持續火爆,荒古戰場開啟的日子終于來了。

三天后。

當朝陽撕裂最后一縷黑暗時,整個天荒城徹底躁動了起來,一道道身影猶如離弦之箭破空而去。

密密麻麻的身影,猶如鋪天蓋地的烏鴉,朝著荒古戰場的地點趕去。

在天荒城東方千里之外!

這里的土地早已變成了恐怖的血黑色,像是鮮血沉淀到了極致,化成永遠都無法散開的黑色。

有令人魂魄都感到不安的氣息,從黑色的土地中釋放出來。

這里就是荒古戰場了!

古老的戰場早已被恐怖的陣法所籠罩,這道陣法據說是黑暗動|亂時期,諸多頂尖強者聯手布置而成。

很長一段時間內,這片區域都無法靠近。

可再怎么強大的陣法,隨著歲月的侵蝕,總會出現絲絲波動,從而產生可以進入其中的漏洞。

這是一片無盡遼闊的黑色荒原,荒原的盡頭空間扭曲,化成一個可怕的漩渦將天地隔離。

此刻,在這漩渦的前方,鋪天蓋地的人影猶如雨點般瘋狂落下。

唰!

劍宗弟子在辰雷和牧川的帶領下,出現在漩渦的數千米之外。

“好大的場面?!?/p>

林云等人懸在半空,瞧見眼前波瀾壯闊的畫面,皆忍不住贊嘆起來。

荒原之上,是看不見盡頭的人海,回頭看去幾乎全是龍脈境的翹楚。整個荒古域所有三十歲以下的龍脈境翹楚,可以說全都趕來了,甚至好些域外的宗門和魔道勢力也摻合在其中。

林云的視線,越過重重人群,落在一群看上去頗為醒目的人影身上。

那群人身穿碧綠色的長袍,氣質出塵,若有若無的氣息滲透出來,仿佛世間無垢的綠色寶石一般純粹。

“那是翡翠山莊的人,為首者乃是翡翠山莊最優秀的黃金妖孽,被稱作翡翠公子陳濤。據說實力已經到了四重龍脈境的巔峰,翡翠山莊的無相圣典,已經修煉到第九重的琉璃寶體的境界,據說是水火難侵,刀劍難傷。不僅如此,他的攻擊異常詭異,可以將人的龍元同化成翡翠!”

一旁沐雪琴向林云出聲道。

“琉璃寶體?”

林云眉頭輕挑,不知道這無相寶體,和他的蒼龍圣體比起來孰強孰弱。

“你可千萬別小瞧,師兄在他手中吃過虧,神霄劍意都破不開他的無相寶體?!便逖┣偎坪蹩闯隽怂闹兴?,道:“何況他修為還那么高,留給古師兄來對付吧,偷偷告訴你,古師兄已將赤霄劍訣修煉到第九重巔峰了!”

這么強?

林云看了眼古若塵,還真是嚇人。

嚴格意義上講,赤霄劍訣并不比神霄劍訣弱,甚至單論攻勢還要霸道許多。

掌教沐玄空修煉的赤霄劍訣,古若塵能修煉到第九重,的確超乎他的意料了。

他自己的神霄劍訣,都才修煉到第五重而已,當然……這里面一是他入門時間短,二是幽冥之力確實不好尋找。

找不到足夠多的幽冥之力,很難靠悟性提升神霄劍訣。

“圣音閣和玄谷的人也到了?!?/p>

沐雪琴眼前一亮,這兩派與劍宗交好,荒古戰場中可以算是一大助力。

(本章完)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