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云母身(二十)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章瑩瑩眼珠轉了一圈兒,覺得不能讓這位太老成了,影響效果,當下強詞奪理:“還是太虛,有點更實際的沒有?你說里世界瞎胡搞……”

“我什么時候……”

“不是嗎?意思就是那個意思,你既然那么說了,難道不準備拿出一個相對明確的道標嗎?還是要我們跟著深藍的方向走?”

羅南搖頭:“那倒也不必??纯慈紵?,在可見的層次,是非常有效的,由此向上再推導,應該有沒有什么太大問題,前景非常廣闊??墒?,從當下的實現形式來看,仍然只是一顆虛幻的火種?!?/p>

“虛幻?火種?”

“嗯哼,人體改造是一條路子,也是繞不不過去的途徑。但如果不能下探到基因的層面、影響到生命基質的生滅和傳承邏輯,總還是有遺憾的?!?/p>

“那,你給他們切分一下?我看你做得就挺是那回事兒的?!闭卢摤摂D眉弄眼,唯恐天下不亂。

“很遺憾,我做不到?!绷_南實話實說,“我的做法,究其本質而言,也是虛幻的,仍然是架構在理念模型而非是實體基礎上?!?/p>

“……能不能說得再明白些?”

“我的意思是,我仍然是利用了靈魂力量對肉身的反向干涉作用,為點燃‘格式之火’搭建了一個理想模型。如果哪一天,或者在某種極端環境下,靈魂力量無法起作用,這個模型就將分崩離析?!?/p>

“靈魂力量不起作用?”章瑩瑩算是一半精神側,但她實在沒有這方面的經歷,只能用自有的知識去猜想,“你是指畸變時代之前,超凡力量未發端的情況嗎?”

“唔,那倒是個值得研究的時空環境,不過扯不到那么遠。我只是說,真正的火種,應該是在自然的生命形神框架下,經過修行式的整理,自動點燃的一種躍升式質變。當然它肯定需要一定的外在時空環境條件催化,內外干涉,相輔相成?!?/p>

(◎﹏◎)

……話題開始飛向外太空了,怎么拽回來?在線等,挺急的!

章瑩瑩其實看得出來,羅南出口的每一句話,似是都有所憑據,更像一種描述,而非推理。

問題在于,羅大爺您看到的東西,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兩眼一摸黑??!

章瑩瑩不知道該怎么往下接了,幸好羅南主動調轉了方向:“我說的這些,只是在表達一個意思——接下來我講的東西,全部都是應用層面,不涉及基礎理論研究,我沒法講我也不知道的東西?!?/p>

“前言啊、導語啊……還真長!”

章瑩瑩忍不住又吐槽,不過她必須承認,經過羅南這么一講,在超凡力量領域,基礎研究……尤其是有關方向,分量可是增加了不少。

而且,這家伙絕不是想到哪兒說到哪兒,藏著腹稿的吧!

又想搞事?

她心里念頭百轉,捧哏的角色還要繼續當下去:“成,大家都理解了,今天你羅教授主講實用技巧,哪方面的?”

羅南依次屈伸三根手指:“層級、結構和躍升三要素,沒有基礎邏輯,層級和躍升也無從講起,那么只能講中間這一塊了?!?/p>

他收起食指和中指,只余下大拇指,翹動兩下:“我們現在可以講講,如何在結構上做文章,嘗試切分超凡力量,間接推導,進行自我透視和解析的方法?!?/p>

章瑩瑩視線在沙灘最強光源處一掃,又眨眨眼,一臉天真:“羅教授,你是準備教我們如何切分燃燒者?”

話音未落,全球各地,甚至超出這個范疇的多個區域,都有強力詛咒發動。

羅南就笑:“沒有。事實上,我并不建議從燃燒者,或者說是從機芯這個方向入手。并不是因為它不好,而是因為太好了?!?/p>

章瑩瑩繼續惡意賣萌:“不懂?!?/p>

羅南仍在比劃自家大拇指:“瑩瑩姐,你知道無拇指理論嗎?”

“嗯,好像在哪兒看過?”

羅南不疾不徐地說話,隨著半年多來講課課時的增加,他的經驗越來越豐富,漸已不知怯場為何物:

“這是上個世紀

末提出的一個比喻,說是在人類進化發展的過程中,靈活的雙手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其中大拇指進化帶來的穩定抓握能力,更是具備決定性的力量。

“但是,在現在的人類進化階段,別說大拇指,就是雙手也沒那么重要了??稍谀莻€特殊階段,沒有大拇指功能的進化,人類這種脫毛猴子,真的可以獲得當前的成就嗎?

“更典型的例子,是傳統方式建造大樓時外面的腳手架,最后工程竣工,人們看到的只是摩天大樓,又有誰會關心那些鋼管竹條呢?現在我們貌似不太用了,但在上個世紀,上上個世紀,沒有那些鋼管竹條,又談什么高層建筑?”

“這個說法,放在超凡力量研究領域仍然成立——當我們面對一個高度整合的成果時,只知道它的必然必要性,卻往往找不到它的充要條件。因為那個曾經重要卻已經無用的環節,已經隱藏起來了,甚至是已經被精簡掉了。

“我們只能看到高級的現實,卻看不到低級的歷史,更無從看到歷史沿革中的底層結構和秩序。

“所以從這個角看,標準陣列,咳,我是說機芯構形,太過高端,精簡太多,不合適?!?/p>

貌似好有道理的樣子。

章瑩瑩被羅南說服了,順著他的思路往下想:“那什么比較好?要是更基礎的,凝水環?你上次……”

羅南又咳了一聲:“某種意義上,它要比機芯更凝練?!?/p>

章瑩瑩眨眼:貌似不小心把老板給坑了?

“那就血意環堡壘,血意環,你一手打造的嘛,這個總沒問題!”

羅南仍然搖頭:“堡壘結構,也是有相當程度的集成,是非常高級的構形思維的產物。而且偏重于精神層面……不過話說回來,這是很好的群體秩序結構,雖然是由靈魂力量打造,但成形后主觀念頭幾近混沌,體現出了精神層面相對的客觀秩序,非常難得。精神側可以自己嘗試一下,用切分儀來幾輪切分,對把握靈魂力量的生滅邏輯和狀態,應該會有好處?!?/p>

章瑩瑩耐著性子等他打完廣告,這才懟回去:“這也否,那也否,你總要找個切入的角度吧?”

羅南眼神在海灘和海面霧氣中轉了一圈,最后指向鏡頭:“要說比較適合的,我們還是繼續拿剪紙哥當例子吧?!?/p>

“……”

再度被羅教授翻牌子,夏城這邊的剪紙興奮的情緒已然不在,胸口“嗵”地一聲響后,百味雜陳,復雜得很。

身邊的翟維武還拍他的肩,唉聲嘆氣:“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好事?!?/p>

“小屁孩兒滾蛋?!?/p>

嗯,這一聲罵出口,他就分辨出主味兒了:

緊張,真緊張!

羅教授、羅猿外,嘴下留情??!

剪紙還想發私信求饒來著,可到最后也沒好意思執行,遠在數千公里外的羅南,也就順理成章地往下講:

“記得我之前說過,剪紙哥把‘靈魂活化’分為了兩個流派,操控流與活化流。

“看當下的修行主流,再怎么高妙的操控,注定了受感應能力的限制,其精度是受限的;同樣也受到認知層次的影響,潛力也有限,一是一,二是二……更不用說還有器械限定。剪紙哥當初送給我一個護臂,對應著精密操控,很精巧,但我一回都沒用過?!?/p>

說著羅南都笑了,對著鏡頭做了個抱歉的手勢。

剪紙旁邊,翟維武傻笑兩聲,但看到剪紙緊張到抽搐的面孔,吐吐舌頭,忙又抿住嘴巴。

“……倒是模擬靈性的路子,只要變換一下思路,以‘超構形’理論改造一下,潛力會很大,值得好好研究。我今天就重點說一下這個?!?/p>

翟維武忍了一秒鐘,終于再度破功,伸手戳剪紙的肥腰:

“紙叔,南哥說你潛力大呢!”

剪紙仍不開口,只有呼吸變得粗重許多,眼睛更是瞪得圓了,盯著投影畫面不放。

不過,羅南并沒有進入正題,只在后面簡單介紹了一下“超構形”理論的基礎,亦即如何將萬事萬物劃分為三個層級:

物質層、生命層、幻想層。

“在這三個層級里面:

“最基礎的物質層,主要是客觀物質的積累、嵌套和作用,在非線性的自然混沌中作用,孕育生機,它既是層級的基石,又是最普遍的反應環境。

“最高端的幻想層,上限無窮盡,就我目前理解的,主要就是思感和聯系,以人的思維為基準,思接萬里,想落天外,讓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端,以符合自然和生命思維的雙重秩序,進行交互作用,代表秩序的框架、規定和延伸。

“至于中間的生命層,作為中樞,上引下接,最重要的是結構。要體現出矛盾統一,用以承托非線性的自然混沌,與高度秩序的生命思維;還要體現生命的總趨向,生發、成長、死滅……”

章瑩瑩及時打斷他:“說人話,說人話!”

羅南很無辜:“有人喜歡聽的?!?/p>

“我們要為大多數人著想!而且你不是要說應用嗎,怎么又理論了?”

“總要說一下大致的脈絡啊。接下來的演示,就是在三個大層級的總趨勢上,演示中間生命層的結構推演變化……我覺得這是‘靈魂活化’很有潛力的應用方向?!?/p>

羅南煞有介事地捋了捋袖子,章瑩瑩初時還不覺得怎么,等回過神來就是眼皮直蹦:

你一團水汽,玩這種操作,不怕穿幫丟丑???

唔,好像也沒什么可怕的。

羅南的動作相當從容自然,此時他真的像一位即將進行表演的魔術師,伸手從腳下的沙灘上遙遙撫過:

“接下來,我們就在物質的沙盤上,用剛才那套邏輯,做一些結構的組合演示?!拔冶M可能地貼近生命層性質,其參照的理論可以簡單稱為‘幻想構形’;基本的操作和干涉方式呢,則來自于剪紙哥教給我的那些技巧,當然要用‘幻想構形’的邏輯重新編輯一下,不介意吧?”

“不介意?!闭卢摤摶卮鸬脴O其爽快。

翻白眼的輪到羅南了:“我在問剪紙哥啊,私信等消息呢?!?/p>

話音未落,剪紙的確定回復,就和章瑩瑩的低掃腿一塊兒到達。

“好快……夏城那邊好像還是凌晨吧?!?/p>

“呵呵,因為你,早炸窩了。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算是比較幸運的?”

章瑩瑩很惡毒地來了個場景移換,給了不遠處沙灘上七名燃燒者一個短鏡頭:

他們中間,已經扁脹凹凸到看不出任何規則形狀的“沙球”所代表的緊張適應進程,與這邊隨意自然的對話,形成了鮮明對比。

羅南呵呵笑了一聲,也沒有多說什么,便開始了真正的演示和講解:

“現在,我要通過靈魂力量加持,給這處物質沙盤一個初始條件,不管它上面的個體是否是生命,都要有一個彼此感應和作用的基礎,這也是‘靈魂活化’的起手式和基本原則:

“充分的、多角度、多層次干涉?!?/p>

說著,羅南視線向下,章瑩瑩的鏡頭緊緊跟隨。只見他腳邊一部分沙灘區域,其顏色突然變深,顯得有些濕潤,乍看像是被澆了一瓶水。

一秒鐘后,這片潮濕的沙地便沸騰了!

此時鏡頭下的沙地,猛一看像是一鍋顏色不太正的玉米濃湯,因為沙子密度的問題,有種非常扎眼的粘稠感。

可隨即,章瑩瑩給了一個近景。

人們立刻看到,在這鍋粘稠的“濃湯”細部,所見的每一粒沙子,其實都是比較干燥的,沒有“湯汁”粘連,甚至彼此之間的接觸都很少。

這“鍋”沙子,感覺更像是變成了在磁鐵作用下的鐵砂,在磁場中被磁化,彼此之間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

而當作用力量超出了某個閾值,它們便互相推擠著向上噴涌,形成了極具張力的“氣泡”,很快又崩裂,還原到下層,然后周而復始。

章瑩瑩越看越覺得眼暈,忍不住就問:“為啥會這樣?它們在搞什么?”

“這個問題很好?!绷_南已經是袖手旁觀的架勢,“事實就是,它們在互相搞……事兒?!?/p>

(本章完)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