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四十一章大陣無形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血劍太多,攻擊的速度太快,就算寧川的本事再大,也時不時的被招呼幾下。不過還好,寧川身上的戰甲的防御性極高,把這些血劍全都給彈射了出去,寧川倒是沒有受什么傷。

最令寧川不能忍受的不是血劍的不停攻擊,而是閃電蟲時不時發出的驚呼慘叫。

“哎呦我去,要了我的蟲子命了?!?/p>

“臥槽,你別往我這飛啊……”

“哎呀,嚇死老子了……”

閃電蟲抓著寧川的頭發,不停的狂叫了起來。

寧川被他叫得心煩,索性一伸手把他抓在了手里,然后直接丟入到了口中,閃電蟲尖叫了一聲,避開了寧川的牙齒,然后直接就滑入到了寧川的腹中,寧川只覺得嗓子眼一緊,然后一個肉乎乎的東西,直接就進入到了他的身體中。

寧川在感覺到了這些之后,腦門上頓時就冒出了一道黑線來,他不禁在心中暗道,“這個該死的蟲子,他這是要鬧哪樣?”

不過,此刻的寧川卻是顧不得想這些了,他揮動著石碑一路沖殺。

寧川發現,那些血劍無法刺破他身上的戰甲,他也就沒有了什么顧忌,一路掄著石碑往前而去。

二個小時之后,寧川已經往前走了數百公里了,他也不知道他砸斷了多少血劍,毀掉了多少劍人了,可還沒有看到荒原的盡頭,也不知道這荒原的盡頭到底在哪里?

寧川一腦袋黑線的看著四面八方數不清的血劍,一臉的悲催。

此刻,一個念頭忽然劃過了寧川的腦際,難道,這處所在也是一個幻陣嗎?

若是這樣的話,他豈不是會被活活累死!

想到了這里,寧川便對閃電蟲道,“該死的蟲子,你給我出來,看看地層下面有沒有陣紋?!?/p>

閃電蟲沒說話,不大一會兒功夫,寧川只覺得自己身體的某個地方一緊,隨后,閃電蟲居然從他最預料不到的地方爬了出來,然后順著他的褲管,伸出了小爪子,無限延伸到了地層之下。

寧川在感覺到了這些之后,心里好一陣的惡寒,他恨不得一腳就把閃電蟲給捏死。

這個該死的蟲子,還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來。

寧川一邊往前沖殺,一邊探查著那些血劍,他不禁在心中暗暗道,“魔皇這個老頭還真挺富有的啊?!?/p>

寧川不會煉器,但他卻非常清楚的知道,煉器是一個極為繁瑣的過程,淬煉出一件法寶來,怎么的也要是十天半個月。

這個地方,到處都是血劍,這得耗費多少神材和時間啊。

不過,很快的,寧川就又把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否定了,這些血劍看起來威勢是挺驚人的,可實際上威力還真不怎么樣,也就只是天神之境而已。

這些血劍可以抹殺尋常的九星天神,但對神王之境的武者卻是沒有什么太大的威脅。

九星神王能輕松的抵擋住這些血劍的攻擊。

魔皇是極為強大的一個存在,就算是圣人之境的武者,在魔皇面前也不過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寧川就想不明白了,魔皇弄這么多血劍在這干什么。

難道,他是閑著沒事干,淬煉一些低級兵器玩耍?可想要淬煉出如此多的血劍卻也需要耗費很多的材料和時間。

他若是有這么多的時間和材料,還不如都交給宗門弟子呢。

很多問題寧川都想不明白,那么現在就只有一個解釋了,這里還是一個幻陣。

就在寧川胡思亂想的這個功夫,閃電蟲忽然道,“老大,我沒看到陣紋,這個該死的地方,也不知道有多大……”

“去你大爺的吧,你個該死的蟲子,沒有一句正經話,這里還能有多大?”寧川沒好氣的罵了一句。

“這個地方就是魔皇創建的一個小世界,再大還能大到哪里去?!闭f到了這里,寧川伸手捏起了閃電蟲,目光閃爍不定。

閃電蟲還是那個模樣,身上沒有什么異味,肥乎乎的身子亂扭著??此@個模樣,寧川就氣得牙根癢癢。

這個該死的蟲子居然敢……

“該死的蟲子,我告訴你,你若是再敢趴在我的腦袋上,我就分分鐘捏死你?!睂幋ㄒЯ税胩煅?,這才惡狠狠的說道。

“不趴就不趴,你那么兇干嘛,難道你還想吃了我不成嗎?”閃電蟲翻著烏黑的蟲子眼睛,笑嘻嘻的說道。

寧川在心里哀嘆了一聲,一臉的無語。

他索性不再理會閃電蟲,一邊往前沖一邊思量道,“在這之前的那個幻陣的陣紋不在地下,這一次關的陣法符文又會在哪里呢?難道會在這些血劍上不成嗎?”

地上的那些骸骨已經被寧川給踩得稀碎了,這里一片荒蕪,除了白骨和血劍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難道,這里是法相天地凝聚成的一個幻陣?

寧川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只能繼續往前了繼續前行了。他一邊往前沖殺一邊查看著周圍的情況。

時間疏忽而過,轉眼之間就過去了十天時間。

在寧川前面,還是一望無際的荒原和數不清的血劍。在這十天的時間里,寧川的腦袋一直都在運轉著,可不管他怎么研究,都沒研究明白這個法陣的陣紋在什么地方。

這里似乎是沒有盡頭一般,永遠都是荒原和血劍。

此刻的寧川,目光也有些迷離,他看著無窮無盡的血劍,不由得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一腦門的黑線。

他也能算得上是一個陣法大師了,可卻怎么都看不明白,這個法陣是如何布置的。

不過,寧川能肯定一點,那就是這里肯定是一個幻陣,而且還不是天然形成的法陣,而是人為布置的。

大陣無形……

寧川的腦袋里面忽然冒出了這四個字來。

如此手段,簡直是太過匪夷所思了。

寧川想到了這里,身形忽然一動,一躍而去,懸浮在了虛空中。他這樣做,受到的攻擊會增多,但卻能令寧川的視野變得更為開闊一些。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若是找不到破陣之法,就會被永遠的困在這里,等到了最后,他也會變成地上的那些白骨。

只聽“轟轟轟”的聲音不斷,寧川掄著石碑橫劈,那些血劍被劈飛斷裂,然后組成劍人,再攻擊寧川。

此刻的寧川,在虛空中,他需要消耗的體力就變得多了許多,看著密密麻麻的血劍,寧川又是一陣的頭痛。

突然,寧川的目光一閃,一道精光頓時就浮現在了他的眼底之中,一個想法在他的腦子里面成形。

寧川停了下來,也忘記掄石碑了,怔怔的站在虛空中。

幾十把血劍飛射而來,有幾把血劍差一點就刺到了閃電蟲身上,閃電蟲尖聲叫了起來,“你不要命了啊?!?/p>

他的聲音未落,一柄血劍就奔寧川的面門而來,寧川只覺得眼前紅光一閃,他急忙歪頭,這才堪堪躲開了那柄血劍,血劍在他的耳朵邊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寧川一咧嘴,就在這個瞬間的功夫,就有幾十把長劍刺到了寧川身上。若他沒有穿戰甲,怕是早就被刺成刺猬了。

閃電蟲轉動著烏七八黑的眼珠,有些詫異的問道,“老大,你是不是發現什么了?”

寧川突然就笑了起來,“妙,的確精妙啊?!?/p>

此刻的寧川,的確被困在了法陣中,這個法陣不是由別的構成,就是由這些血劍構成的。

剛剛寧川舉目看過去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等他細細看過去的時候,方才發現,在離他不到十公里遠的地方,還有數十萬把血劍,那些血劍看著像是在沖向寧川,但卻是走三步退一步。

這樣說有些模糊,說明白了就是,其實,寧川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根本就沒有行進多遠,那些血劍已經把他給圍困在了中間。

這并不是幻陣,而是一個活的法陣。

在這之前,寧川研究的都是一些死的陣法,并未研究活陣。所以,他剛剛也沒有反應過來。

如此看來,這位魔皇絕對是一個陣法宗師。

寧川是看出了法陣來不假,可若是想要破開這個法陣,卻沒有那么容易。

想要破開這個法陣,就要把十公里之外的那些血劍都給毀掉。

寧川的攻擊力是很強大,能夠影響到十公里的范圍之外,可這樣的攻擊力卻不足以毀掉那些血劍。

所以,也可以這樣說,這是一個死局。

寧川冷喝了一聲,他一翻手,在他的手中頓時就多出了一把血紅色戰刀。

隨后,寧川飛身而起,橫著劈出去兩刀,虛空頓時就波動了起來,空間亂流橫飛而去,飛射向寧川的那些血劍在瞬間就被絞成了碎片。

隨著這些血劍的碎裂,那些碎片在瞬間就凝聚成了劍人,阻攔住了空間亂流的波動。

寧川的一擊,根本就無法延伸到十公里之外。

“閃電蟲,你拿著石碑沖過去?!睂幋ɡ淅涞暮鹊?。

到了這個關頭,閃電蟲也不敢廢話,他的身形陡然變大,用蟲子爪子抱著石碑,化作了一道綠色流光,不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他就沖出了十公里之外。

在4s店销售员赚钱吗